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崇仁嘉和書院 Ren Academy

勿忘勿助养良心,和似春风涵养功

 
 
 

日志

 
 

晚明儒学的丰碑本庵先生方学渐(崇仁书院2010年冬敬编)  

2010-12-10 13:04: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学渐(1540~1615),方祉次子。字达卿,号本庵,桐城人(今安徽桐城市区凤仪里),明代著名学者。明代中叶桐城学术的领头人,东林党魁。为诸生祭酒二十余。领乡荐,弃去,专事讲学。以子大镇贵,赠大理寺少卿。学渐著有《迩训》二十卷,《桐彝》三卷,及《心学宗》等,均《四库总目》并传于世

方学渐早年师事耿定向,就学谱论他属于王门左派,故黄宗羲在《明儒学案》中将他列入“泰州学案”。可他偏偏不赞成王畿的“四无说”,斥责“《天泉证道记》为傅会”。企图恢复正统王学。但是,他治学以“崇实”为主旨,强调“理是实理,事是实事”,坚持“究良知而归实”的学术价值取向。在这个取向的指导下,他实际上借“濂洛之教”来救王学末流的空疏之弊,其结果却同他的主观愿望相反,以折中程朱陆王为归宿,真正地背叛了王学的立场。正因为方学渐的哲学是调和“心学”和“理学”的产物,故它绝不是“道学”的简单翻版,而是有着独特的内容。他的哲学重点在于论述“心性”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他的基本观点是认为“心体至善”、“性定是善”。但当他论证“心体至善”的道理时,所依据的理论则是“生理”说。他说:“阴阳、刚柔、仁义,皆生理也,虽不能无杀而杀,亦所以生之也,此可以识性善之原矣”,认为从“生理”的本质在于生物成物(即使不得不灭物,归根结底还是为了生物成物)就能了解“心性”何以至善。因为“生理”既然“生生毫无杀机”,是至善的,那么得“生理”以成的人性,就不能不是至善的。方学渐还认为,“欲”同“性”是不可截然分开的,既然“性”源于“理”,那么“欲”也就与“理“相关。他说:“赤子初生,口欲食,眼欲视,体欲安,意欲适,四者所谓感物而动,性之欲乎!而理在其中,所谓人生而静,天之性也。”这是将“感物而动”之欲说成即“性”之“欲”,认为这种基于“性”而发的“欲”,根因于“理”;“理”是“天理”,则“欲”也就是“天性”。这是对道学家“存天理,灭人欲”说教的批判。

 

    陈靖:过方学渐先生墓

http://www.aqzyzx.com/system/2009/06/29/002131056.shtml

      文联钱叶全先生可谓风雅,五一长假,居然邀几位在城的文史爱好者,似国外沙龙的样子,散漫地谈了一大上午。谈到枞阳文化的历史与现状、建设与发展,大家感慨万千,唏嘘不已。饭后,新朋钱王刚、旧友王乐群两君与我同道,散步回家。路过二中校门,三人忽然都想起长眠在这里的方明善先生,借着酒意,顺道进去瞻仰了一番。
        明善先生的陵墓在莲花湖畔的烈马攀鞍山上,是县文物重点保护单位。陵墓很早就被二中的围墙圈在了里面,从校门口可以看见。先生的生平,前有墓表,丰碑巨碣,洋洋数千字,记述颇详。但年代久远,风雨侵袭,石刻的文字已漫漶不清。表后还有块新立的小碑,介绍得比较简略:  
        方明善(1539—1615),讳学渐,字达卿,号本庵,人称明善先生,枞阳人。明官员,文学家。明末清初著名科学家、思想家方以智曾祖父。明善为诸生祭酒20余年,领乡荐,弃去,专事于讲学,晚年创办桐川会馆,从学者数百人。其长子方大镇、次子方大铉,皆进士为官。明善深研文理,多有建树,著有《迩训》二十卷、《易蠡》二十卷、《桐彝》三卷、《心宗学》等,并传于世。  
        所谓要言不烦,先生生平大致可见。唯于学术及教育方面的成就,着墨不多;而称其为“明官员”,又以其曾孙方以智作陪衬,似有不妥。
        此碑不知出自何人之手,作者对先生似乎还不太了解。先生生平行事俱见于《枞阳县志》、《桐城耆旧传》、《桐城方氏七代遗书》等书。谈到家乡的文化与教育,先生当是开一代风气的人物。据史料记载,先生曾屡试不第,后乃潜心治学,与东林领袖顾宪成、高攀龙等交游,以布衣振风教,主坛席者二十余年。其精神所被,甚至直接影响到本县近现代的教育先驱如吴汝纶、李光炯、房秩五等人。
        先生晚年筑桐川会馆于枞阳,专事讲学,会馆原址在上码头,距此也就一公里左右。方氏子孙在他的影响下,一个个意气风发,头角峥嵘。“忠贞著于朝,孝悌著于家,风节著于野,诗文著于世” 。方氏子孙以读书入仕,学问德行,颇受世人称颂。       明善先生的家族是以读书入仕,渐成旺族。都谏王瑞有感于方氏科举之盛,曾为其五世方法断事坊题 “桂林”(取“折桂如林”之意)二字。此后,桂林方氏世代科举兴盛,至明善先生后而逾炽。清末马其昶为先生作传,称其“善相墓”,懂堪舆(风水)之术,先生墓址即其自选。方氏子孙笃信,家族的兴旺,是先生墓地风水的灵佑。早在明、清时期,他们就买下了陵墓周边的山山水水,依墓结庐,聚族而居,保护陵墓的风水不受侵害。墓前不远处的“方家墩”,原叫“杨庄”,因方氏子孙聚居而改成了现在的名字。近四百年来天翻地覆,匪盗兵燹,先生陵墓安然无恙。张献忠来这里纵过火,太平军来这里开过会,文化大革命的风暴也席卷过这里,先生依然笑傲于湖山胜处,默默地看着他的子孙歌哭于斯。
        今天,我们能看到保存得如此完好的明善先生陵墓,还要感谢方氏子孙的保护之力。
        据记载,先生陵墓原占地面积一千多平方米,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实际面积已不到原来的四分之一。我们来看的时候,墓前坑坑洼洼,脏乱不堪;东边安放着一台混凝土搅拌机,西边堆着一堆未使用完的碎石,整个场景象一个刚竣工的工地。墓表的后面还做了一个垃圾屋,里面烧得漆黑一团。二中一座新的教学楼已迫近墓表,中间距离不到一米。墓表前面两根原本挺拔的华表,因二中操场地基的整体填高,已失去了当年应有的华贵气息。  
        墓冢下方还有一块碑,虽然很小,但很显眼。碑文如下:  
        方明善墓保护范围  
    北至30米处的张婉珍等私人住宅的南屋,南至华表前10米;山上以坟冢为中心,向东、向西各60米;山下以华表、墓表碑为中轴线;东至10米处的二中教学楼西壁,西至20米处的教学楼东壁,往下操场至公路,为墓地保护范围。范围内,不准葬坟或进行新的建设工程,禁止挖坑(渠)或起土。墓面石刻、碑刻等,严禁拓摩、刻、划、涂、砸。墓地风景林木,应严加管理,禁止人、畜伐毁,维护墓地风貌。违者,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三十条、第三十一条有关规定予以处罚。  
        读过此文,再环顾周边的环境,我不禁喟然长叹。 
        枞阳,这个有两千多年建置历史的小城,曾经是“桐城派”诞生的故土,目前能看到的文化遗存,所剩无几。旗山战国墓葬群,已被银塘新区的整体规划挤走,因为没有经费,一千多件文物被移交到合肥某博物馆。射蛟台炸了,洗墨池填了,达观亭倒了,北山楼毁了,一处处胜迹灰飞烟灭;汉武帝、陶士行(侃)、黄庭坚、钱澄之,他们一个个正在从我们眼前淡入历史时空的深处。毁了的已经毁了,没有毁的也在被渐渐蚕食。在没有先贤遗范光辉的小城里,到处充促的是商业气味。“十亿枞阳、百亿财政”,政府的口号,和商贩们的吆喝声,将小城居民的日月搅和得流转自如。 
        有人说,文化是一个城市的灵魂。我不知道,古老枞阳的灵魂还要漂泊多久? 
        女儿在二中上学,我经常要去接她。女儿就坐在明善先生墓表旁、二中新做的教学楼里读书,朗朗的书声回荡在莲花湖畔。高卧山林一隅的明善先生,毕生爱教,这声音一定是他最爱听的。在先生陵前建楼兴教,自然也是先生最乐意看到的善举。想到这里,恍惚中感到,学校的铃声正穿越时空,和四百年前明善先生的木铎声一起,遥相呼应,格外悦耳!

 

 著有《会言》、《东游》、《北游》、《南游》等书。出游讲学时,每逢地方官员迎送,必事先派人谢绝。方学渐淡泊守志,喜善规恶,崇尚礼仪,所著《祠规》、《饮酢诗歌》记述了当时族祭、婚嫁、吊庆应遵循的礼俗。对家乡建庙宇、修桥梁、办塾学、修家谱都尽力资助,热情参与。还捐资置义山于县城外西山之麓,用以埋葬无主尸骨。年75卒,学者私谥明善先生。遗著主要有《易蠡》10卷,《孝经绎》1卷,《心学宗》4卷,《桐彝》3卷、续2卷,《尔训》20卷,《崇本堂稿》22卷、续2卷,《别稿》4卷。
  方学渐死后,明万历皇帝敕封为文林郎,江西道监察御史。门人学者私谥为“明善先生”。方学渐主讲性善之旨,经世之道,抨击那些空幻虚伪的学说。这是继何唐归里讲学之后,又一个大学者对桑梓文化教育事业的开拓和贡献。其墓现为枞阳县重点保护文物。毕生推理学振风教,重礼义传家,为方氏的兴旺作出巨大贡献,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方学渐逝世时七十五岁。一生著书二十多种,多已佚失,今尚存数种:《桐彝》、《迩训》、《庸言》、《心学宗》、《性善绎》、《东游记》。另外,其易学著作《易蠡》的部分材料,保存于方孔的《周易时论》;《桐城方氏诗辑》、《桂林桐城方氏家谱》及郡、县方志内,还散见有他的诗文。佚著有据可供稽考的目录为:《桐川语》、《北游记》、《南游记》、《七解》、《二解》、《一言》、《百八铭》、《崇本堂稿》、《孝经绎》、《先正编》、《诗读》、《桐川语录》、《崇实会记》、《连理堂集》、《会言》、《桐川会言》、《归去吟》、《十九章》、《崇本堂别稿》。上列这十九著作,除了几种可能相同外,绝大多数不可能异名同实,它们的佚失,是很可惜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