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崇仁嘉和書院 Ren Academy

勿忘勿助养良心,和似春风涵养功

 
 
 

日志

 
 

王志鹏 校 崇仁书院审校 绍兴上虞潘府《南山素言》(崇仁书院,2010.12.5)  

2010-12-08 12:02:57|  分类: 中华古籍宝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志鹏 校 崇仁书院修改 绍兴上虞潘府《南山素言》(崇仁书院,2010.12.5)

 

《南山素言》

 

浙江绍兴上虞 潘府 著

 

甘肃 王志鹏 校点

江西 邹建锋 审校

 

审校者按:潘府(1453—1525),字孔修,号南山,浙江绍兴上虞驿亭人,1487年进士。弘治十一年(1498),在县北五夫附近建南山书院,约20余年。现今流传较广的版本是潘府:《南山素言》,丛书集成初编第604册,中华书局,1991。潘府《素言》版本还有1646年(清顺治3年)两浙督学周南李际期宛委山堂版、1937商务印书馆重印明高鸣凤版、1990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重印版。以上版本,北京国家图书馆均可阅读、复印。补:1645—1648年,李际期任浙江提学副使。除《素言》外,还有《孔子通纪八卷》(目前北京国家图书馆藏有清朝丁丙跋1996年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中心版、2004年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中心版),并集注《颜子》(目前北京国家图书馆藏有清朝丁丙跋1996年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中心版、2004年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中心版)。

 

 

  一、人得天地正气以生,直养之曰正学,顺行之曰正道。养之弗直,行之弗顺者,邪也。

二、君子诵圣人之言,爱之如父母,敬之如后王。

三、好人誉己,而忌称人之善;恶人毁己,而乐道人之恶。民俗斯下矣。

四、君子思以礼乐治天下,其必由学乎?识其数,明其义,举而措之,无难矣。

五、古之言也,心之声;今之言也,口之声。古之文也,言之文;今之文也,文之文。今之心亦果有异于古之心乎?

六、日者,阳之精;月者,阴之精。孔子,天地之精乎?

七、饮食男女,入道之门也,故君子谨微。

八、古之儒者,见善相告,闻善相示;今之儒者,有善惟自知。古之儒者,过失相规;今之儒者,视人之恶不以告,恐其知而或改焉。古之儒者,隐恶而扬善;今之儒者,乐讦人之短,讳称人之长,皆忌心使之也。

九、知知之仁,体之义,别之礼,文之信,实之明。此五者其知,入道矣。

十、务礼仪以养心者,积久而身润。务旨耳以养口者,过则疾病生焉。

十一、君子之德,所行乎道者五:知,先之仁,次之义,次礼,次之、终之以信。

十二、天下之事,尽其在我者,故君子不忧不愧。

十三、仕优而不学,犹恐为俗吏,况不学而仕乎?

十四、程明道美而几大也,颜子、孟子大而几圣也,孔子圣而神者也。

十五、伊川之学,而有魏公之量,荆公之时,亦可以举礼乐矣。

十六、明道善处,荆公、伊川不善处,苏公亦可以观二子矣。

十七、苏子不识伊川,命也。亦此时伊川于道犹未熟耳。

十八、仁义礼智信,德之全体。知先之以德,行道之谓也。

十九、韩子大有功于斯道,或以文词之病而废人曰:“柳韩欧苏失之矣”。韩子之生,去圣人既远,卓然以道自任,为其功亦难矣。文之不醇,无恶也。圣人不可得而常见也,使前乎唐而生,得孟子而事之;后乎唐而生,得周程张朱而交之,亦能学问思辨以极义理之精微矣。

二十、孔子生而天地之道大矣,孟子生而孔子之道尊矣,朱子生儿孔孟之道著矣。

二十一、孔子答颜渊为邦之问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放郑声,远佞人。”,使孔颜得志行天下,其政可知也。汉唐宋之君,能举此政乎?

二十三、不井田,不封建,不肉刑,不足以复三代之治。或讥其言之过似也。然不法其意,而任私苟为之,去道亦远矣。虽欲治,可得乎?

二十四、人莫不恶贼,乡愿,德之贼也。人独不知恶何哉。

二十五、范仲淹、司马光、李纲、胡寅、文天祥,此五人者,三代以下豪杰之才也。充其识量皆可诸葛亮并立矣。

二十六、道德形容,而天地之政声作焉。正声作而天地之情见,古乐可兴于今矣。

二十七、一民无告,上有阙政。长民者,能存此心而不失,斯可寡过矣。

二十八、人皆愿学为圣人,言之者,人必非之,吾见之矣。不言而躬行者,或未之多见也。我不行,又禁人言之,是何绝圣人之甚也。天下学佛氏者多矣,其教可易绝也,惧佛之祸己而不敢绝之,则以圣人不能祸人而然也,惑亦甚矣。

二十九、愿学为圣人,人心之同然也。至之有深浅者,并非性不善,学不足以胜气质耳。

三十、天地间至难得者,贤才。故人主以爱贤才为本。

三十一、君臣主义,而有父子之亲存焉,故君之爱臣亦如臣之爱君。

三十二、圣人之道,盈天地皆是也。学者友诸身而求之,可见矣,吾身一天地也。

三十三、圣人如天之自然,始学者固未免于强矫,或以强矫非之,责人亦过矣。

三十四、人皆愿学为圣人,学之笃,不及焉者,命也。颜子不得为圣人,命也。

三十五、人皆愿学为圣人,犹人皆愿学为公卿。或曰:“我愿学为公卿,人必称之曰:‘此大丈夫也’。我愿学为圣人,则讪曰:‘此妄人也’。”彼曰:“我圣人也”,谓之妄人也,亦宜孟子曰:“人皆可以为尧舜”。彼愿学之,奚妄焉使如学为公卿者,人称之。父兄乐教之盈天下,皆学焉圣人,亦多矣。我故曰:“愿学圣人者,其志真大丈夫也”。

三十六、孔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后世道之以刑,齐之以政,而刑日烦矣。又曰:“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后世讳言道与德也,故民寡耻矣。

三十七、天下之人,孔子所深恶者五:乡原也,鄙夫也,侫人也,下愚也,异端也。此五者,孔子所深恶也。或曰:“圣人无弃人,何哉月曰不屑之教诲也。”

三十八、许衡出豦未尽合道,而用夏变夷之功,亦畧著矣。

三十九、日月星辰,天之文也;山川百物,地之文也;六经,圣人之文也。圣人之文,经纬乎天地者也。文之功大矣。

四十、荐贤,惟恐后论功,惟恐先古之道也。

四十一、学圣人而不至,犹愈于不学也。得其毛鬓者,亦足以润身,况得肢体乎?

四十二、愿学为圣人,人皆有是心也。非豪杰之才,鲜不为流俗所惑。周程张朱,天下古今之豪杰也。

四十三、天下之人,二邪,与正而已矣。辨之之道,其必由学乎?

四十四、耽淫乐者,必耽色;好善人者,必好学。邪正各以类动也。

四十五、天下之人,允孔子所不与者,皆异端也。鄙夫、佞人、乡愿是也,异端求福,鄙夫求富贵,其求一也。出鄙夫,必为佞人;出佞人,必为乡愿。鄙夫之恶显而易见,佞人、乡愿之恶隐而难知。败国丧家之祸,皆由此途出也。故亦名曰异端。孟子曰:“非其有,而取之者,盗也。”,克类至义之尽也,此之谓乎?学者于此,不与名焉,斯可与言道也。

四十六、治道,以正人心为本。人心正,而风俗厚矣。

四十七、乡愿,人爱之;佞人,人畏之;鄙夫,人心贱而貌敬之。故士多乐为之,而不知改也。孟子曰:“敬人者,人敬之;爱人者,人爱之。”,诸君何必为乡愿、妄人、鄙夫乎?

四十八、天不得已而生孔子,孔子不得已而作《春秋》。圣人之心,与天一也。

四十九、道,我固有之也,充之焉耳。

五十、治家亦欲严,严然后和,和然后久。

五十一、《诗》自三篇后,犹有可观者。至于元,衰之极以,故曰元无《诗》静脩之学,其庶乎?

五十二、夷狄未尝一日忘中国,中国不可一时轻夷狄。

五十三、天地德合,而万物生;君臣德合,而万事立。

五十四、圣人生礼乐,兴,天下平矣。

五十五、明君出,而中国尊;贤臣用,而朝廷重。

五十六、邵尧夫、蔡元定皆有广易自得气象,盖务精义之学故尔。

五十七、学而无识,不足谓之学也。

五十八、知天下之故者,斯可与立天下之政。故学者,贵有识。

五十九、冠、婚、丧、祭,家法之本也。

六十、不知人尔好义人,大妄人也。

六十一、子贡问君子,孔子曰:“乡人之好人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今之士,欲人皆好之,是欲为圣人所不能也,难矣哉!

六十二、观螽斯,天下妇人无姤心观终风,而天下男子无暴心,是故动惩莫善于《诗》。

六十三、道,由其当然;命,由其自然。斯可谓君子矣。

六十四、宋之贤相多矣,能举此职者,自李沆始。宋之文事盛矣,能举教官者,自范仲淹始。

六十五、君子闻谤则自修益笃,故日光大。

六十六、好毁人者,德日损;幸人毁者,德日崇。

六十七、好闻过者,忠言日至;恶闻过者,谀言日至。

六十八、好闻过不若好改过,好闻过不好改过者,唐太宗是也。

六十九、严而怒,君子御小人之道也。

七十、君子动以修业,俭以养德。

七十一、今之礼乐,犹古之礼乐乎?

七十二、人病自是之疾者,虽有良医,不可救也。

七十三、学者耻相师,何不耻学之不如人也。

七十四、天下之病至难克者,欲心。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日用而不可无者,在人察其几,而制之耳。

七十五、圣人之心,清明象天,故能照物;广大象地,故能容物。

七十六、诵《诗》读《书》而不见易,如之何其可行也?

七十七、不识《春秋》,不足以决大疑,论大政。故《春秋》,圣人经世之大典。

七十八、岳武穆之不成功,刚中而无应也。

七十九、天无乎不在,有天之天,有吾心之天,有物各太极之天。不假象,而后有不离,形而后序。

八十、大义废恩,石子与周公一也。然周公不忍逆探管叔之恶,过亦宜乎?石子能谏其君,不能预制石厚之恶,恶得无罪?

八十一、知义,知命,可谓君子也。

八十二、俗吏,圣门蠧家之贼也;腐儒,圣门败家之子也。

八十三、不知命者,不可与言天。

八十四、君子于义未尽,不可以言命。

八十五、天地无私,恩普万物;王道无私,恩普万民。

八十六、忌人之善而诋之,与善人日疏矣,自害其身也。

八十七、经验得真儒,人主无非心朝廷得贤相,人主无过举。

八十八、贤才,国之元气。元气盛,百邪不能病焉。

八十九、不知人者,不能取诸人。以为善,故德日小。

九十、天下无难豦之事,大其心,平其气,以求之耳。

九十一、男女之交,王化之原也。故《诗》首关雎。

九十二、圣人有天地之量,故天下之善归焉。

九十三、君子与时进退,故终身无咎。

九十四、心,内也;言动衣冠,外也。内外交正,然后谓之君子。

九十五、尧舜之政,孔孟之学,一实已矣。

九十六、君子处事,过缓则怠,过速则疏,其损一也。

九十七、元统众善,圣人体之以治天下,教化无穷焉。

九十八、天下之治,必如处趾驺虞之化而后可。

九十九、柳柳州、苏东坡,皆文人也。惜其信道未笃耳。

一百、欧子学韩子,不如韩子之大;韩子学孟子,不如孟子之醇。

一百零一、柳、苏二子,患难之后可谓知过矣。使得圣人而教之,亦可以入道。

一百零二、董子、韩子,皆仲尼之徒也。杨雄则叛道甚矣。

一百零三、天下之道,易行者,莫若孝悌。我犹未知能也。

一百零四、韩子体道之功犹未至,病在好作文耳。文可好作乎?

一百零五 、不知《易》者,不可与言时。知时则知权矣。

一百零六、圣人至诚及物,物无不化。今以愚儒无能者,曰:“至诚谬矣。”

一百零七、《春秋》秉万世之大戒,《易传》阐天地之至教。仲尼精神、心术见于二书矣。

一百零八、君子爱恶取舍,一于公。故心不劳。

一百零九、莫微于义,惟神能知之;莫妙于神,惟圣人能穷之。

一百一十、知圣人,斯知天。知天,则圣人在我矣。

一百一十一、圣人,吾不得而见矣,吾见六经矣。因语以求其心,圣人亦可见矣。

一百一十二、君子非恶,名恶,名不称其实也。

一百一十三、无实之名,过之门也;无名之实,福之基也。

一百一十四、好名之害,大矣。初学之士,莫不有希圣人之心,一事乎?好名,皆不足观矣。

一百一十五、与其好为不善也,宁好善名。

一百一十六、力行笃,则可贤;存性久,则可圣。

一百一十七、人移好名之心以好实,圣贤皆可学也。

一百一十八、天,无乎不在,故君子谨独。

一百一十九、父子君臣,天之四极。四极立而天地泰。

一百二十、学而不能从政者,学之未至也。

一百二十一、物之终始,理与气耳,而有数存焉。

一百二十二、主敬、集义,学圣人之大要。二者不可缺一。

一百二十三、人有终身好学而气质不变者,学非其学。

一百二十四、书以道政,政以行教,俗吏二而言之。而言之谬,亦甚矣。

一百二十五、士而乐放佚者,渐与无忌惮近矣。

一百二十六、居官之本有三:薄奉养,产之本也;远声色,动之本也;去谗私,明之本也。

一百二十七、古之圣贤,远之如神,近之如亲。故人莫不敬慕焉。

一百二十八、见义不为,无勇也。闻过不速改,大无勇也。

一百二十九、天下之化,易成焉。使天下之人皆曰:“五伦,我固有者也。”,必求备于一身。天下化成矣。

一百三十、勿谓恶小不足惩,上帝汝临。勿谓善大不能为,圣人我师。

一百三十一、寤寐者,死生之象也。

一百三十二、民生不可一日无榖帛,尤不可斯须无礼义。

一百三十三、能行诸人,不可行诸己;能行诸己,不可行诸人。君子皆弗为也。

一百三十四、朝闻道,不知夕可死者,闻道之未真也。

一百三十五、学者有继圣之心,匹夫有显君之志,皆分内事耳。

一百三十六、一事非其道,学者之耻也。

一百三十七、立言不易,知言难。

一百三十七、子,年三十犹未知学,四十犹未悔过,故不及人远矣。

一百三十八、学,然后知过。学之笃,然后能改过。

一百三十九、阴阳迭连而天道和,仁义并用而人道正,其实一而已矣。

一百四十、有夫妇,然后有父子,然后有君臣,天之经也,地之义也,人情之不能无者也。故夫妇也,父子也,君臣也,三者缺一焉,非道也。今夫禽兽,非无夫妇之别焉,非无父子之亲焉,非无君臣之义焉,不能皆然,故曰禽兽。圣人教人自别于禽兽,其道必自夫妇始。

一百四十一、朱子不作书,传学者,能无憾乎?

一百四十二、唐虞三代,君、卿、大夫、士,以道相让,故天下多治。春秋战国,君、卿、大夫、士,以利相争,故天下多乱。

一百四十三、贵不可骄。盗父兄亲故之势以骄人者,可耻。孰甚焉?

一百四十四、盘庚之诘,曲鲁谕之。平正文气不同时也,亦自有圣贤之别。

一百四十五、守令效职,君德大施也。故国家不患无善政,患无贤有司。

一百四十六、议人不可不恕,惟其正而已。《春秋》圣人万世之律令也,故不观《春秋》无以定后人之功罪。

一百四十七、圣王无外心,故能一天下。

一百四十八、天地之道,存乎阴阳;阴阳之道,存乎易;易之道,存乎心。

一百四十九、夫妇,人伦之本。本正而天下之道得焉。人无夫妇之原者,吾弗知之也。

一百五十、天下之人,盖又不如意者,未必人人皆尔。天下之事,盖有不如人意者,未必事事皆尔。彼见人人事事不如意者,学不足以大识量也。

一百五十一、《春秋》之文,简而严;三传之文,或胜质矣。

一百五十二、五经而无注疏,本末是非莫之处。考朱子亦难乎?折衷矣。

一百五十三、《周礼》,大学之用乎?

一百五十四、古者,文以载道。宋景濂得其华,方正学得其大。

一百五十五、五经皆史也。《易》之史,奥;《书》之史,实;《诗》之史,婉;《礼》之史,详;《春秋》之史,严。其义则一而已矣。

一百五十六、君臣之义,本诸天地。故天下一王。

一百五十七、守官者,虽古墨。清玩勿宜偏爱,盖小人乘间而入矣。

一百五十八、交友之道,贵先施也。兄弟、亲戚、长幼、上下,寮寀之际亦然。

一百五十九、褚遂良之死,君子征不以时也。

一百六十、君子理以养心,故德益明。小人欲以养身,故德益衰。

一百六十一、天之生民惟四:士农工商,使天下之民四焉,天下太平矣。

一百六十二、圣人自任以三才之主,故本诸天地也。因诸人情以作经,以正君臣,以亲父子,以序兄弟,以别夫妇,以交宾友,以治农兵,以通工贾,以惠茕独,以享鬼神,以内君子而外小人,以尊中国而攘夷狄,以理五行四时日、星、风、雨以宁山川,以育鸟兽、草木、虫鱼。故《易》也,《书》也,《诗》也,《礼乐》也,《春秋》也,其经以秉万世,其心一也。

一百六十三、一经各具六经之旨,故圣人作六经以秉万世,其心一也。

一百六十四、圣人非可言语,强学必有天德之实,显行上下耳。

一百六十五、求备于人,不可也。求备于己,可也。

一百六十六、诚心作圣,则圣矣。故圣学本乎诚。

一百六十七、求圣人之道,于六经无难焉;求六经之言,于吾心而已矣。

 

                                               南山素言终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