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崇仁嘉和書院 Ren Academy

勿忘勿助养良心,和似春风涵养功

 
 
 

日志

 
 

寒门考博士怎么这么难啊?  

2010-08-25 12:3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人是浙大的一员,对招博内幕略知一二并深有体会,所以我是有发言权的。我在这里想对该事件做个总评,以期平息这场风波。我和网上朋友们提到的几位当事人大都有过接触,故而知道一些更多的真相和细节。当然了,我写了这篇东西之后,很多人会认为我是浙大的叛徒呢。但是我始终信奉马克思的告诫:“人类要清洗自己的罪过,就只有说出这些罪过的真相。”(《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418页)
浙大招收博士生有自己的特点,就是一年招两次,外语还专门划有听力分数线,很多考生就是被外语卡住了。外语很难过关,但专业课相对容易一些,特别是不少文科博导阅卷时很马虎,几乎不认真看内容,只根据卷面整洁、书法、答案长短随便给个分数了事。这也难怪,博导们都很忙,那些有行政职务的更忙,没有精力仔细看考生的东拉西扯、胡说八道。还有一点尤其重要,即理工科招生和社会科学招生情况差别极大,不可同日而语。理工科名额宽裕,分数线低,单科每门降5分,因此报考的人只要外语过了,都能如愿以偿。每个导师都带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学生,分配给他们一些试验做就可以了。反正就是招廉价劳动力而已,不存在什么腐败、不公平现象。文科竞争则非常激烈,名额太少,考生太多,僧多粥少,容易产生不公正现象。这样不少导师有了相当大的随意性,爱招“合得来”的学生,也就是看着顺眼的学生。怎么让他看着顺眼,怎么与他合得来,这其中就大有文章可做了。
网友还提到“高分低能”理论,认为不录取分数最高的也许是因为他动手能力差。这在理科考生中的确是存在的,但在文史类中是讲不通的,文史类学生根本不需要做实验、编程、画图之类,不存在“动手能力强”。文史类学者就是收集一大堆资料,再拼凑出自己的文章来。这样说很多文史类学者可能会抗议,但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的。我自己还能不了解这个行当吗?而且司马迁的《史记》也就是这样写出来的。因此文科招生比较科学的做法是按分数高低来录取。考分高的确实能力强一些,要不然为什么各高校打破脑袋争着要高考状元呢?
网友们提到的问题其实发生在两个博士点,一个是政治,一个是法律,所以我打算分开来介绍。
陈剩勇是政治学点的负责人,拿决定性意见,兼之万斌教授性格豁达,不参与意见,因此最终决定淘汰谁的确是陈教授拍板的。李阳华将矛头对准他没有错。至于说面试程序不合规定,那是肯定的,可以说没一次面试是严格按规定来的。我本人参加过几次面试,有感性认识。几个导师抽着烟,聊着天,偶尔问个问题,话题扯开去,想起来了再提个问题。至于记录、签字什么的,没有印象了。有个教学秘书似乎在记点什么东西,但没让我签字。李阳华的缺点是,面试完就离开了,没提交科研成果和读博期间的学习计划。他本人解释说下午要上课,可能是这一点激怒了陈、毛两位教授,觉得此人年轻气盛、目中无人,给他一点教训吧。但正是这点“教训”对苦苦奋斗中的年青人影响何其深远啊!
其实面试在整个录取过程中不应该占决定性地位。面试的几个要素(回答问题、表达能力、提交论文)都带有较大偶然性,不可以作为唯一根据。比如,口才不好、表达能力差的人,也许文章写得非常漂亮,象韩非子就是个口吃者,后现代大师德里达说话也结结巴巴的。如果问到考生恰好有准备的问题上,他口若悬河并不证明他入学后学问做得好。至于发表的论文,对于本硕一直读上来的小年青当然是个劣势,需要评职称而千方百计发文章的在职考生在这方面占有优势,但也并不能说明后者一定强。因为那笔不菲的版面费不是人人能承担的。即使是论文,也有个期刊级别、论文质量、篇幅长短、是否关系稿的区别。贪官高勇10年间发表论文317篇呢,也不意味着他学问精深。
倒是有个方面很可能成为面试关键环节。浙大博导都是很牛的人,自尊心特别强,非常需要人们的尊重和崇拜。如果面试时你衣着打扮、言谈举止、语气措辞一个不留神使他们不高兴,惹怒了他们,你就没戏了。听起来有些滑稽,但事实的确如此。浙大的文科博导不像有位网友介绍的美国博导那样胸怀宽广、平易近人。偌大中国十三四亿人,只有七八千个博导,他们当然有资格自尊自强了。而且学术地位上升与自尊心膨胀往往成正比,我们以前上课时最怕的是那些脾气古怪、暗地整人的老教授。所以有个合理推测,李警官那天很不幸可能穿了警服,言谈举止也与自尊心很强的陈、毛两位教授很合不来。本人某次面试时亲眼目睹一个女生穿着性感,说话轻柔,她可能对如何讨教授们欢心、让他们看着顺眼很有心得。当然这次面试不是在浙大,浙大教授在这方面做得的确算好的。据我所知,全校只有一个导师和发妻离婚,转而和漂亮的女研究生结婚的。经常有媒体报道,漂亮女生陪导师睡觉,考中名校的硕士生、博士生。华中师大也发生过导师和女考生睡觉,录取了该女生,后来女生又站出来控告该导师的事情。相对于他们的无法无天,我们这里还干净得象天堂一样呢!纯洁得象婴儿一样呢!
浙大一些博导牛气冲天是大家公认的,与北京、上海一些同行的谦虚、宽容形成了鲜明对比。陈教授自不必说,毛丹也是很拽的人,他建议学校制订规章,防止那些考生动不动就提意见、纠缠不休。实际企图是维护某些人一手遮天的地位,让可能受到不公正对待的考生忍气吞声、任由宰割。推广到法律上就是剥夺嫌疑人申诉的权利,被冤枉你倒霉,被枪毙你忍着。看,他的用心何其险恶!人文学院有个叫徐岱的博导也很傲,他上课不准别的专业学生旁听,即使你已经坐在教室里了也把你赶出去,让你无地自容。他的理由是保护“知识产权和智力成果”,实际上还不是内心的狂妄自大在作祟!
至于法律点上的胡建淼事件,网上说的是06年招生事件,其实在04年秋天就有一个女考生认为他招生不公愤而自杀了。该考生来自上海,连续考了三次,成绩都很好,特别是第三次成绩排在前两名,但面试时没录她,而录取了一个分数很低的男生,该男生是某法院的副院长。这个女生万念俱灰在办公室里割腕自杀,被抢救过来了,但那血流一地的场面让很多人记忆犹新、摇头叹息。胡教授事后对他的博士生说,她心理素质差,受不了挫折,不要她是对的。这种倒果为因、违背生活逻辑和科学逻辑的论断,竟然是一位法学博导、浙大副校长做出来的,真令人万分惊讶!
法律系老师、包括硕导,十分倾向于招司法机关的领导做学生,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因为法律系老师都在外面做兼职律师或大公司的法律顾问。招司法机关领导做学生对他们的生财之道非常有利,路人皆知。有个硕导曾对他的学生吹嘘,他做律师一个月就挣了一百万。开始我还不信,后来问了一个在省高院工作的朋友,他说确实有这种可能,还说,出没于法院的很多律师都是你们浙大。法学院的老师。我也就明白了,难怪有些老师正上着课,接个电话就走了,去打官司去了,下节课又问我们上到哪里了。胡教授身价高,事务多,每年只接几个案子打,收入也有上百万。所以社会上不少人很嫉妒,以至于把浙大。法学院院训“厚德求是,明法致公”篡改成“缺德求利,枉法徇私”。还说浙大以前的校训是“求是”,现在变成了“求利”。当然了,在市场经济时代,教师求利也无可厚非,但靠着一门心思捞钱肯定是无法建成一所世界一流的大学的,也无法建成世界一流的法学院。
胡博导在一次讲座中大谈“人类善良”、“人性化”、“法律就是正义”、“平等是法的核心”,俨然是个悲天悯人、感情丰富的人文学者。实际行动呢,竟然导致一个对他的人品学问很崇拜的女考生自杀,真有讽刺意味!你爱招司法机关的领导,不爱招平民百姓,那你早点告诉那个女生呀。第一次面试时就应该告诉她的。害得人家工作也没找,埋头考了三次。考博可是件让人心力憔悴、痛苦不堪的差使,经济上损失也很大。单从言行不一这个角度说,该博导就有虚伪之嫌,应受谴责。
胡博导也是个受过苦的人,他对学生介绍,他一家人住在筒子楼20多年,在很差的居住条件下研究学术。后来做出了成果,获得了名望和地位,凭借学术成果也获得了权力。可惜的是,有了权力之后没有去帮助、提携一些象他以前那样处在苦苦奋斗中的青年人,而成了他和要害部门人士交往、攫取好处的筹码。真是可悲啊,这是自古以来中国文人的可悲之处。苦苦挣扎成了强者以后又去压迫弱者,这是中国文人发展的轨迹。有人说,中国的文人是爬行动物,在不少人身上确实得到了体现。
《浙江人文大讲堂》介绍他有著作66部,这一点我是确信不疑的。早期几本的确是他写的,后来的嘛,有两种情况:(1)别人写的、编的,都挂上他的名字,容易出版,也易于推销,强行塞给学生做教材。圈内人都知道,挂上个名人,申请课题、出版书就变得畅通无阻了。甚至象浙大学报社科版主编都挂他的名,其实他哪有时间去组稿、审稿?胡教授曾对着学生感叹:每年写的书比看的书还多,发的文章比看的文章还多!(2)每个学生写一章,拼成一本书,作者署上胡教授的名字。李龙走后,胡教授名下的博士生有一二十个,硕士生更多,炮制起“著作”来还难吗?法律是热门学科,不愁没销路,光是给浙江各高校法律系学生做教材就有个巨大的发行量。
网友们还揭发了武大、北大、清华法学院招生中的腐败现象。人们惊叹,天啊,怎么法学院会成为高校中最黑的地方呢?我说,事实就是这样的。最应该讲依法办事、公平正义的地方,他们其实不是在讲法,是在玩弄法,谁玩得娴熟谁就是老大,周围人都畏惧三分。普通人更畏之如虎了。比如在我们浙大,谁敢和胡教授叫板,那是自寻死路。那个女生自杀未遂后,有好事者打电话给《青年时报》,报社压根不敢报道这件事。按说这事总比游客相机掉西湖里这样鸡毛蒜皮小事更有新闻价值吧?
浙大对论文采取的重复统计法,学生的论文在前面挂上导师名字,发表后既算导师一篇,也算学生一篇。因此不难理解,浙大领导如何“平均10天发一篇论文”了。最厉害的一位导师,一年发了100多篇论文,平均两三天就搞一篇呢!不知这能否申报吉尼斯世界记录。这种天方夜谭般的奇迹只能发生在浙大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因此,国外一些高校和科研机构宁愿承认台湾几所大学的学历和学术成果,不愿承认大陆的,是有一定道理的,不能怪人家。
上面我主要是分析了诞生“浙大。法学院招博事件”的大背景,是浙大的这块土壤,是中国学术界的现实,以至于是社会转型期人们普遍的急功近利的心理状态。每个人都恨不得一夜之间完成从平民到贵族的转变,大学校园里的满腹经纶、衣冠楚楚的文人们也不例外。

http://cache.baidu.com/c?m=9f65cb4a8c8507ed4fece76310428a265e0b97634b8b87532f8fc65f93130a1c187bb3eb6673511993922f3116af3e0cbab16733200254e7c09e9f4babb885282bd37123716a834414d41fa4cb5125c57bcc18bafa4ea6adf14497ba978e9f025cdd22736df4f09c5b7003ba6ce76030f4a7e95f652907cb9c27148c4e015a882230a137fef74368108086ca2c4dd45ed17660e4b844b0&p=927ed016d9c259ec08e2977a135f&user=baidu#baidusnap0

  评论这张
 
阅读(3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