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崇仁嘉和書院 Ren Academy

勿忘勿助养良心,和似春风涵养功

 
 
 

日志

 
 

聂辉华 重读奥斯特罗姆  

2010-09-20 00:57: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聂辉华《重读奥斯特罗姆》

 

引用

聂辉华重读奥斯特罗姆

 

《公共事物的治理之道》( Governing the Commons)是2010年诺奖得主E. 奥斯特罗姆(Ostrom)教授的代表作。

面对有竞争性但没有排他性的公共池塘物品(common pool),传统的理论走向了两个极端:要么实行彻底的私有化,例如以Demsetz为代表的产权经济学;要么实行集权管理,让一个利维坦政府实行独裁。囚徒困境、公地的悲剧和集体行动的逻辑这三个重要的理论模型都只提供了上述两种道路。然而,奥斯特罗姆提供了第三条道路。她观察到人类历史上有许多成功的治理小型公共物品的经验,认定存在一些解决公共物品的现实经验和理论模式。通过对亚洲和美洲一些长达百年的渔场、森林、牧场的古老案例的分析,奥斯特罗姆提炼了一个分析框架来解释小型公共池塘物品的供给秘诀。在她的框架中,制度供给、可信承诺和有效监督是核心的要素。通过对环境进行更加细致的刻画,描述社区中参与人的利益差异,制定细致有效的资源使用规则,允许内外部监督力量的参与,实行分级制裁规则,让组织权威得到尊重,最终实现公共池塘物品的有效使用。

奥斯特罗姆的工作实际上是尝试在社区中解决阿罗不可能定理,在私有化和集权化之间找到一个社区参与自治的公共物品管理的中间模式。这无疑是对人类永恒难题“集体行动”的一个突破。从这角度讲,她与威廉姆森一起因为组织治理而荣膺诺贝尔经济学奖,可谓实至名归。只不过,主流经济学家现在不太关心政治经济学问题,自然也就不太关注奥斯特罗姆的杰出工作。而且,奥斯特罗姆的文章很少使用严谨的数学模型或计量分析。事实上,奥斯特罗姆教授获得过Saidmen政治经济学奖,而该奖的获得者有5个人获得过诺奖。奥斯特罗姆的工作很多发表在政治科学杂志上,这使得不从事交叉领域的主流经济学家对此并不熟悉。而奥斯特罗姆的中文作品也是被收录到政治与行政学系列,使得中国经济学家对此了解不多。遗憾的是,中国经济学家面对奥斯特罗姆获奖表现出惊人的不知。凡是看过制度经济学最重要教材——FR的《制度与经济理论》——的人,都应该在第三章注意到奥斯特罗姆的工作,最低限度应该看到或听说了这个名字。搞笑的是,还有人居然以新制度经济学已经多次获奖为由,认为不应该将诺奖再次颁发给该领域。

用主流经济学的语言来说,奥斯特罗姆的工作实际上是引入了重复博弈,给定特定的贴现因子和其他参数,合作会成为一种均衡。尽管主流博弈论的结论过于依赖于参数环境,从而减弱了其预测能力和可检验性,但是通过在现有框架内细化,仍然可以得到奥斯特罗姆的分析结论。事实上,与奥斯特罗姆的工作几乎同步,1980年代以后发展的重复博弈理论,特别是community enforcement文献,就是在尝试解决公共池塘的资源配置问题。只不过,由于奥斯特罗姆从实际案例到分析框架的进路,一时还不能完全地被理论模型所刻画,因为理论模型为了简洁所能容纳的变量毕竟是有限的。也许,理论经济学家今后的建模工作不得不借助大型的计算机程序来完成多变量的分析。然而,我个人还是希望像哈特教授那样,使用简洁有力的模型去描述最核心的经济问题,并得到简单明了的预测结论。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