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崇仁嘉和書院 Ren Academy

勿忘勿助养良心,和似春风涵养功

 
 
 

日志

 
 

北方王门:著作与人物  

2010-10-13 12:54: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方王门》

 

穆孔晖:《大学千虑》,四库存目丛书,经部第156册,第1-30页。

穆孔晖:《玄庵晚稿》,善本。

 

张后觉:《张弘山集》,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明万历27年张尚淳重刻本,四库存目丛书,子部第91册,济南:齐鲁书社,1997,第141-182页。

 

孟秋:《孟我疆先生集》,明万历14年版,善本,八卷。

赵维新:《感述录、感述续录》,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清道光刻本,四库存目丛书,子部第91册,济南:齐鲁书社,1997,第183—262页。

 

 

尤时熙:《拟学小记》,李根辑,清同治3年刻本,四库存目丛书,子部第9册,济南:齐鲁书社,1997,第780——909页。

 

孟化鲤:《孟云浦先生集》,万历二十五年刻,康熙二年增刻,四库存目丛书,集部167册,济南:齐鲁书社,1997。中国文联出版社有现代印刷版,可参考。

 

张信民:《张抱初先生印证稿》,清雍正4年刻本,四库存目丛书,子部第15册,济南:齐鲁书社,1997。

 

 

北方王门学者介绍

 

 

穆孔晖(1479—1539,字伯潜,号玄庵,东昌府堂邑县城北张庄人) 少“颖悟凝重”[1]。弘治十七年(1504)秋,王守仁(1472-1528,时33岁)奉命主考山东乡试,对玄庵(时26岁)甚为欣赏,便录取他为举人第一。弘治十八年(1505)玄庵(时27岁)考中进士,“丁卯授翰林院检讨。己巳预修《孝庙实录》。成,忤逆瑾意,调南京礼部主事。瑾诛还旧职。辛未,同考礼部会试。壬申,迁南京国子监司业”[2],“以身率诸生。惟令静默,穷究义理,毋顼琐口耳。记诵中人以上类多从之”[3]。“癸酉以外艰归服阕,改北监司业。寻丁继母黄忧服阕,改翰林侍讲,充经筵讲官。嘉靖纪元壬午,主顺天乡试。乙酉预修《武庙实录》。成,升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讲学士。修武宫续黄。丙戌主考武举…是岁入直便殿日讲”[4],“庚寅冬十有二月上於文华殿…独取孟子卒章发其见知闻知之奥…明年春改南京尚宝司卿…壬辰转南太仆少卿,癸巳迁南太常卿”[5],于嘉靖十三年(1534年,时56岁)七月致仕,“自是杜门静飬,与世相忘”[6]。其学友有王阳明、崔铣(1478—1541,字子钟、仲凫,号后渠、洹野,安阳人)、郭维藩等人。黄佐评论其学问时说,“天性好学,虽王守仁所取士,未尝宗其说而非薄宋儒,晚年乃笃信之,深造禅学顿宗”[7]。王道赞其“笃志正学,研究义理,体之身心,其所造卓然处,可与儒先君子同,不谬於圣人”[8],佩服其为学规模,说其“抉去藩蔽,力肆恢弘。经训之外,虽世儒所斥以异端如佛老者,悉取其书,精择而详说之,以与吾圣人合。曰,性中固无是分别相也,久之洞见道原通达”[9]。在为官之道方面,玄庵“志操雅正宇量深沉,当事变挥霍波澜反覆之际,人多不能自持,公处其间超然无预确乎,不移泊如也,同时缙绅无问趋向同异咸宗仰之,以不可及知德者”[10]。晚年“不能食者数月而神志益清,文思焕发”,奋笔留书后世,精神可嘉。

 

张后觉(1503—1578,号弘山,山东聊城茌平人)以良知学为宗,学问渊博,教育有方,曾拜王阳明弟子颜钥(1498-1571,号中溪,江西永新人)、阳明再传弟子徐樾(号波石,江西贵溪人,阳明弟子王艮高弟)为师。弘山高徒有赵维新(1525—1616,号素衷,山东茌平人)、孟秋(1525—1589,号我疆,山东茌平人)等,后世纳之入聊城七贤,均是北方王门的代表人物。[11] 张弘山除了中年时期在华阴(今西安)担任短暂的三年教学生涯外,大部分时间从事教育工作,曾受聘为长清愿学书院、见泰书院、济南湖南书院讲席,闲暇之余,与耿定向(1524—1596,号天台,湖北红安人)、罗汝芳(1514—1588,江西南城人,颜钧弟子)、邹善(邹守益子,号颖泉)、邹德涵(1538—1581邹守益孙,号聚所,1571年进士)、尤时熙(1503—1580,河南北方王门开创人物)、李定庵等交往过。[12] 赵维新年二十(1544)从弘山(时43岁)学, 1574年(万历二年)冬整理弘山《弘山教言》[13] ,1590年夏(万历庚寅)再次整理弘山教学语录《感述录》[14],曹和声遵照张蓬玄(凤翔)意编辑整理并公开出版《感述录》,并为该书写序。[15] 丁懋儒(聊城1565年进士)、张元忭(1538—1588,号阳和,浙江绍兴人)、王汝训(1551—1610,聊城人)分别为其写了《墓志铭》、《墓表》和《祠记》[16]。张元忭赞弘山为阳明“的传”,其学“深思力践,洞朗无碍”,必为阳明所“首肯”,“齐、鲁间遂多学者”[17]。王畿(1498—1583,号龙溪,绍兴人)在读了其学生张元忭的信之后,认为弘山学“一心立万法”,与徐鲁源较为相似,都是“勇于任道”、“卓然自信”之辈。[18] 杨起元(1547—1599,号复所,广东惠州人)也认为弘山得阳明“真传”,其学为“孔门正脉”[19]。弘山发展阳明良知学,创立“良学”体系,体现出北方王门后学对阳明心学的创造型转化。

 

赵维新(号素衷,1525—1616)是山东聊城七贤之一。性纯孝,居丧,五味不入口,柴毁骨立,杖而后起。乡人欲举其孝行,力辞之。丧偶,五十年不再娶。尝筑垣得金一箧,工人持之去,维新不问。家贫,或并日而食,超然自得。亦以岁贡生为长山训导。(《明史》(卷二百八十三))

 

孟秋(1525—1589) ,字子成,号我疆,茌平人。隆庆五年(1571)中进士,历任县令、兵部郎中、刑部员外郎、尚宝寺少卿等职。隆庆辛未进士。知昌黎县。历大理评事、职方郎中,致仕。起刑部主事、尚宝寺丞、少卿而卒,年六十五。先生少授《毛诗》,至桑间濮上,不肯竟读。闻邑人张宏山讲学,即往从之。因《尚书》明目达聪语,洒然有悟。邹聚所、周讷溪官其地,相与印证,所至惟发明良知,改定《明儒经翼》,去其驳杂者。时唐仁卿不喜心学,先生谓顾泾阳曰:“仁卿何如人也?”泾阳曰:“君子也。”先生曰:“彼排阳明,恶得为君子?”泾阳曰:“朱子以象山为告子,文成以朱子为杨、墨,皆甚辞也,何但仁卿。”先生终不以为然。许敬庵尝访先生,盈丈之地,瓦屋数椽,其旁茅舍倍之。敬庵谓:“此风味,大江以南所未有也。”先生大指以“心体本自澄澈,有意克己,便生翳障。盖真如的的,一齐现前,如如而妙自在,必克己而后言仁,则宣父何不以克伐仁原宪耶?弘山谓‘良即是知,知即是良,良外无知,知外无良’。师门之宗传固如是也。此即现成良知之说,不烦造作,动念即乖。夫良知固未有不现成者,而现成之体,极是难认,此明道所以先识仁也。”先生之论,加於识仁之后则可,若未识仁,则克己之功诚不可已,但克己即是识仁。颜子有不善未尝不知,知之未尝复行也。仁体丝毫不清楚,便是不善,原宪之克伐怨欲,有名件可指,已是出柙之虎兕,安可相提而论哉!

 

 

 

尤时熙(1503—1580),字季美,号西川,洛阳县人。嘉靖元年(1522年),乡试中举,历任元氏、章丘学谕,国子学正,户部主事。后以母病辞官,遂不复出,居家三十余年,在洛阳以教书著述为业。当时,王守仁《传习录》始出,学者多非议,而尤时熙认为道学尽在于此。王守仁发挥陆氏心学,提出“致良知”等学说。王守仁的著名弟子为江右刘魁,尤时熙为刘魁的弟子。尤时熙著《拟学小记》等著作,根据王守仁“知者意之体,物者意之用”和“致吾心之良知,致知也”的思想,训释“格物致知”,他将“格”训为“则”,将“物”训成“好恶”。认为吾心自有天则,学问由心,心有好恶。故学者当在好恶所在用功。因为物我本是一体,故人情不通,吾心不安。尤时熙发挥了王守仁的“道无方体”、“心外无物”的观点,他说,道无形无色,道由心生,可千变万化。尤时熙提出知行合一,他说,天下道理只是一个,谈到知时不必说行,谈到行时不必说知,因为二者是统一的。 

 

孟化鲤(1545—1597),字叔龙,号云浦,洛阳人。幼即聪敏,八岁时已读完《孝经》、《论语》。年十六,即“慨然以圣贤自期”。年十七,补诸生,馆于孟津,拜洛阳尤时熙为师,读其《拟学小记》,有“濂洛真传俱在于兹”(吕维祺《理学孟云浦先生传》)之感,遂发奋读书。寻应恩诏,选贡成均,与孟秋(字我疆)联会讲学,以道义相砥砺,时号“二孟”。万历八年(1580)进士及第,“时相欲招致,辞不往”。授户部主事,榷税河西务,与诸生讲学。万历十四年(1586),曾奉命至河北、山东赈灾,多有全活。后以建言忤旨,谪吏部文选司郎中。佐尚书孙鑨黜陟,名籍甚。时内阁权重,每铨除必先白,化鲤独否,中官请托复不应,以故多不悦。以阁臣疏救,夺堂官俸,谪杂职,命以原品调外任。不久因言官复交章救给事中张栋,帝益怒,万历二十一年(1592)被削职,斥为民。归里后,大兴书院、讲会,“谭说圣真,炉锤后学”(张维新《刻孟云浦先生集叙》),筑川上书院讲学,与学者讲习不辍,四方从游者恒数百人。其弟子,著名者张信民等,或以名宦显世,或以理学著名。

 

张信民(1562—1633),河南渑池人。隆庆四年(1570)秀才。25岁时,他负笈投奔新安大儒孟化鲤门下学习儒学经典。两年后,在渑池主持讲会,从学者甚众,他“陶铸后学,反复忘倦”。孟化鲤至马岭观学后,感叹道:“吾道西矣!”就留言数日,和张共同讲学。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张信民入选“贡生”,次年廷试“天下第一”、“声誉蜚腾”。 张信民除短短七八年为宦外,几乎都在全力讲学,其著述有:《洛西三先生要言》、《理学汇粹》、《洗心录》等。

 

 





[1] 王道:《南京太常寺卿赠礼部右侍郎谥文简穆公孔睴墓志铭》,《国朝献徵录》卷之七十。王道(1487—1547),山东武城人,字纯甫,号顺渠。正德辛未进士,后任应天教授、国子监祭酒、吏部右侍郎。初学于王阳明,后师事湛若水,不喜良知说,有《顺渠文录》。


[2] 王道:《南京太常寺卿赠礼部右侍郎谥文简穆公孔睴墓志铭》,《国朝献徵录》卷之七十。


[3] 黄佐:《南廱志》,《国朝献徵录》卷之七十。黄佐(1490—1566),广东中山人,字才伯,号泰泉。正德十五年(1520年)庚辰科进士。后任庶吉士、翰林院编修、江西佥事、广西学政。曾与大学士夏言论河套事不合,弃官归养,筑室于禺山之阳,潜心学术。也曾与阳明辩。嘉靖十五年(1536年)以翰林编修兼左春坊左司谏,后晋侍读掌南京翰林院,擢南京国子祭酒。有《泰泉集》等。黄宗羲赞其“博学於文…约之以礼…得力於读书,典礼乐律词章无不该通”。(《明儒学案》卷51《诸儒学案五》)


[4] 王道:《南京太常寺卿赠礼部右侍郎谥文简穆公孔睴墓志铭》,《国朝献徵录》卷之七十。


[5] 王道:《南京太常寺卿赠礼部右侍郎谥文简穆公孔睴墓志铭》,《国朝献徵录》卷之七十。


[6] 王道:《南京太常寺卿赠礼部右侍郎谥文简穆公孔睴墓志铭》,《国朝献徵录》卷之七十。


[7] 黄佐:《南廱志》,《国朝献徵录》卷之七十。


[8] 王道:《南京太常寺卿赠礼部右侍郎谥文简穆公孔睴墓志铭》,《国朝献徵录》卷之七十。


[9] 王道:《南京太常寺卿赠礼部右侍郎谥文简穆公孔睴墓志铭》,《国朝献徵录》卷之七十。


[10] 王道:《南京太常寺卿赠礼部右侍郎谥文简穆公孔睴墓志铭》,《国朝献徵录》卷之七十。


[11] 可见赵维新:《感述续录》,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清道光刻本,四库存目丛书,子部第91册,山东济南齐鲁书社,1997,第184—185。。


[12] 张后觉:《张弘山集》,四库存目丛书,子部第91册,卷四,第171—174页。需要指出的是,四库存目丛书收入《张弘山集》的编者误认为张后觉为尤时熙的学生,须知张后觉与尤时熙为学友关系,受业各有师承,其说“尝受业于尤时熙”(见该书第182页)当为非。尤时熙的老师是刘魁(1488—1552,江西泰和人)。详细的分析见下文。


[13] 后孟秋其利用担任河北昌黎县令之便公开印刷老师张弘山著作《弘山教言》。现今我们所阅读的四库存目本《张弘山集》源自明朝万历二十七年刻本即1599年本,是张弘山孙子张尚淳所刻。1599年版本则是建立在张弘山弟子门人抄录老师所讲形成的,有万历二年即1574年孟秋、赵维新二序、万历戊子1588年孟秋再序。又据孟传科考证,《张弘山集》再于万历戊午(1618年)、康熙丙午(1666年)重印。


[14] 赵维新:《感述续录》,第180—181页。


[15] 张蓬玄,山东聊城发干人,1601年进士。


[16] 详见张后觉:《张弘山集》,卷四,第171—177页。


[17] 张后觉:《张弘山集》,卷四《弘山张先生墓表》,第175—176页。需要说明的是,黄宗羲对北方王门心学章节编写不太上心。在编写张弘山条目的时候,可能找不到第一手的资料,完全抄录张元忭《弘山张先生墓表》,黄宗羲所引五个语句和评论几乎与张元忭《弘山张先生墓表》完全一致,只是黄宗羲《教谕张弘山先生后觉》篇幅简略的多。有兴趣者,请对照参阅黄宗羲:《明儒学案》,中华书局,1986卷二十九,《教谕张弘山先生后觉》。


[18] 张后觉:《张弘山集》,卷四《明公评附》,第178页。


[19] 张后觉:《张弘山集》,卷四《张弘山语录后续》,第182页。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