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崇仁嘉和書院 Ren Academy

勿忘勿助养良心,和似春风涵养功

 
 
 

日志

 
 

北方王门备课(崇仁书院2010秋选编)  

2010-10-03 21:4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穆孔晖(1479~1539),字伯潜,号玄庵。东昌府区人。弘治十八年(1505)考中进士,历任翰林院检讨、南京礼部主事、翰林院侍讲学士、南京太常寺卿等官。穆孔晖是王守仁的学生,是王守仁心学的热心拥戴者和心学在山东的第一个传播者。他一生著述颇丰,主要是研究考据学的著作,重要的有《读易录》、《尚书困学》、《大学千虑》、《玄庵晚稿》,另外还有研究史学的著作,如《前汉通纪》、《读史通编》等。

其墓位于聊城市东昌府区堂邑镇北张庄南。始建于明嘉靖十八年,1966年墓被破坏,现仅存石门及墓志铭等石刻,为聊城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王汝训,生卒年代不详,字师古,号泓阳,东昌府区人。自幼笃学,师从穆孔晖,理学造诣颇深。明隆兴五年(1571)中进士,授元城(今大名县)令。万历初年,入京先后任刑部主事、兵部主事、光禄少卿、吏科给事中、太常卿、太仆卿、光禄卿等职。他为官清廉,家中清贫;万历二十二年(1594),改任左佥都御史、进右副都御史、浙江巡抚。后出任南京刑部右侍郎,改工部右侍郎,署部事。他主持南京工部一年多,竭力清除旧弊,节约冗费数万两。他死后,赠工部尚书,谥曰“恭介”。他家居期间,从事著述,编纂《东昌府志》22卷,又有《疏草》二卷,文集诗稿藏于家未及编刊。他潜心研究理学很有声望,后人称他为明儒“七先生”之一。

其墓位于聊城市东昌府区沙镇郭庄村西。墓地现存石马、石碑、石桌等,为聊城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员外刘晴川先生魁

  刘魁字焕吾,号晴川,泰和人。由乡举,嘉靖间判宝庆五年,守钧州七年,贰潮州六年。陞工部员外郎,上安攘十事,皆为要务。诏徙雷坛禁中,先生上疏,请缓雷殿工作,以成庙建,足边备。上怒,杖四十。入狱,创甚,百户戴经药之,得不死,与杨斛山、周讷溪讲学不辍,自壬寅至乙巳,凡四年。秋八月,上斋醮,神降於箕,为先生三人颂冤,释之。未抵家而复逮,十月还狱,又二年。丁未十一月五日夜,高元殿火,上怳忽闻火中呼先生三人名氏,赦还家。

  先生受学於阳明,卒业东廓。以直节着名,而陶融於学问。李脉泉言在钧州与先生同僚一年,未尝见其疾言遽色。乡人饮酒,令之唱曲,先生歌诗,抑扬可听。门人尤熙问“为学之要”,曰:“在立诚。”每举阳明遗事,以淑门人。言阳明“转人轻快。一友与人讼,来问是非,阳明曰:‘待汝数日后,心平气和,当为汝说。’后数日,其人曰:‘弟子此时心平气和,愿赐教。’阳明曰:‘既是心平气和了,又教甚么?’朋友在书院投壶,阳明过之,呼曰:‘休离了根。’问阳明言动气象,先生曰:‘只是常人。’黄德良说阳明学问,初亦未成片段,因从游者众,夹持起,歇不得,所以成就如此。有举似先生者,曰:“也是如此,朋友之益甚大。”

 

        尤时熙1503-1580年)字季美,号西川。明河南洛阳人。嘉靖元年(1522)举人。历任元氏、章丘学谕,国子学正,户部主事。后乞终母养归,遂不复出,居家三十余年,日以修己淑人为事。时熙因读王守仁《传习录》“始信圣人可学而至”,然学无师,终不能有成,’于是师事刘魁,又从朱得之、周怡、黄骥考究王守仁之言行。尤时熙根据王守仁“知者意之体,物者意之用”和“致吾心之良知,致知也”的思想,训释“格物致知”,他将“格”训为“则”,将“物”训成“好恶”。认为吾心自有天则,学问由心,心只有好恶。故学者当在好恶所在用功,其要则在体悉物我好恶之情,因为物我本是一体,故人情不通,吾心不安。如子不通父之情,则于心不安。所以,必物格而后知乃至。虽然“吾心自有天则”,但心易流于意见,才著意见,即为意见所蔽,便于人情不通,不通便非天则,故天则须“通”乃可验,因而“通”字是工夫。“物”,即“吾心之好恶”,应“根究到一念发端处”,意谓“格物致知”当从“一念发端处“用功。他认为“知止”、“致知”二义,“只争毫厘”,学者当以“止”为功,而不应以“致”为功。以“止”为功,则必谦虚抑畏;以“致”为功,则或自任自是。他反对陈献章“静中端倪”之说,指出:“近谈学者,多说良知上还有一层。此言自静中端倪之说启之。夫良知,无始终,无内外,安得更有上面一层?此异学也。”(《拟学小记》)关于道理问题,尤时熙认为,天地万物皆为“道”之发见,此道不论人或物,各各有分,觉即为主,因而千变万化,又皆由我出。道无方体,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道理无起处,于发见处始可见,不当求其起处。他批评周敦颐“无极而太极”之说,是求其起处,“为谈学之弊”。因此,学者当于发动处用功,如未发动,自无可见.,便没有着力之处,故工夫就是本体。尤时熙“晚年病学者凭虚见面忽躬行,甚切越绳墨自恣,故议论切于日用,不为空虚隐怪之谈”(《明史·尤时熙传》)。认为道理在乎易处,道理只在日用常行间,百姓但日用而不知罢了。而天理人情本非有二,天理无可捉摸,须于人情验之,如此则虽愚夫愚妇,亦可易晓。所以应于日用常行间检点。尤时熙著有《拟学小记》。他是北方王门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