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崇仁嘉和書院 Ren Academy

勿忘勿助养良心,和似春风涵养功

 
 
 

日志

 
 

陈桐生教授  

2011-05-08 20:4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世鹏   中文学院09级文艺学

近日偶有机会翻阅《梁启超论清学史二种》,其中梁任公所言“凡真学者之态度,皆当为学问而治学问”令笔者感受颇深,不由想起陈桐生老师平日之言传身教,故借征文之机,书写一点心声。

    凡可真正在学术上特力拔起之学者,定有一种独有的治学精神与治学方法。先生渊深之学问,学生不敢造次多言,然治学之态度,耳濡目染,感受极为深刻。试写眼见身受之几件琐事,达以小见大之效果。

    先生治学极为严谨,观先生之《礼化诗学》,一字一句,皆认真考证,追经溯源,务求一字一句,均言之凿凿。这当然与先生深厚的国学功底是分不开的,但这更是学人出于崇高之学术愿望而作出的努力,用“振业以寻根,观澜以索源”来形容先生之事业,一点也不过分。在学风浮躁,追求功利的今日,这更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坚持。

上课同学提问,陈老师的每一次回答总会尽力结合实料来阐明,而很多时候,他会严肃而真诚的说:“你提的这个问题我没有研究过,我不好回答你。我建议你看XXX的著作。”这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精神。先生身体力行的影响教育我们,学术是严肃的,是掺不得一点水分的。

    除了对自己要求严格,对于自己的学生,先生也一定也不放松。初见先生,他便要求我一定打好基本功,不可心有旁鹜。而他推荐的郭绍虞等等前人所著之古代文学批评史,至少都有百万字之巨。这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学术之深刻,也让我切身体会到了老一辈学者为学术所付出之艰辛努力。先生告诫我不可轻易的发表文字,要注重自己的学术涵养。当我以自己本科毕业论文和老师探讨之时,先生就指出,当身为研究生之时,必须突出自己的学术特质。先生当即评点,指出我文章杂而不专,脱离了文艺学的领域。旋即又开出书单,督促我进行修改。而这一切,对于处于学术原点的我来说,都是极其难能可贵的教导。与陈先生的数次交流,使我更加认清了学术之可为与应为,更为重要的是,于我心中有了对学术的敬畏。而这一切,都要感谢陈先生于我之引导教诲。

    先生专注于学问并非意味脱离现实,如刘师培所言,“不以学术为适时之具,斯能自成一家之言。”先生有着经世致用的抱负,然学生感觉到,先生在关注学术之目的的同时,更希望以学术来作为解决之出路。通过将问题予以严谨之论证,追本溯源来寻求答案。这是对于现世一些人空言无物,尽凭主观的反拨。关注现实是每一个知识分子责无旁贷,但是先生叫我明白了除了目的性之外,方法不应当被忽视,更不可以被忽略。

    本人师从陈桐生老师仅半年有余,先生之思想理念只可窥见少许,加之作文时间仓促,故文章并不能真正描绘陈先生之真人。但是,陈桐生老师给予我的教诲和影响是肯定的,就以此文来感谢老师对我的栽培。

 

他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他三十几年坚持不懈地做学问,并首次提出“七十子后学散文”的概念。他打通了先秦历史散文与先秦诸子散文的内在联系,重新描述先秦散文的发展轨迹。他的相关论文被全文英译向国外推介。

  他就是陈桐生——谦逊儒雅的外表内散发出一种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气质和精神。

\ 

陈桐生教授的回答伴有丰富的肢体语言


创新是科研之灵魂

  先秦两汉文学是陈桐生的主要研究方向。在他诸多的科研成就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七十子后学散文”概念的首次提出。他创造性地将《论语》、《礼记》等七十子后学著述的儒家文献统称为“七十子后学散文”,并指出这类文献是先秦散文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处于上承历史记言散文、下启诸子百家说理文的枢纽地位。这一观点的提出,将先秦历史散文与先秦诸子散文这原先互相分割的两大块从中打通,对于先秦散文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没有创新就不要搞科研。”在谈到创新之于科研的重要性时,陈桐生开门见山,“科研就像一场接力赛,接过接力棒的人要继续前进,或是提出新观点,或是对前人的观点进行修正,或是在前人基础上推进,总之要有所创新。”


耐得住寂寞  对得起良心

  谈及支撑他一直坚持科研事业的动力,陈桐生的回答简单质朴:“做自己感兴趣的事。”他引用孔子“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的名言,来概括兴趣对于科研的重要性。他说,做科研不能靠突击,要靠日积月累、细水长流,没有兴趣做支撑很难走得长远。然而即使是有兴趣,科研也是一项艰苦的事业,其过程必定是寂寞、艰苦的,特别是从事中文方面的研究,从来就没有捷径可走。只有坐得住冷板凳,下得苦功夫,耐得住寂寞,才能有所成就。

  陈桐生认为,人各有志,不是人人都适合搞科研,但一旦从事科研,就要端正态度。


大学科研要“休养生息”

  谈及当今高校某些科研造假、诚信缺失现象,陈桐生指出,这既是当事人个人品质问题,也折射出当今中国高教科研体制的弊病。形式主义评价体系、科研成果量化、各种名目的评审制度,导致高校教师为应付各种“苛捐杂税”而不堪重负。现在大学科研迫切需要“休养生息”,让老师们静下心来做学问。

  对于广外近年来的学术工作,陈桐生用了“突飞猛进”四个字来形容。他说,广外近几年学术氛围渐浓,教师科研热情高涨,课题、成果增多,逐渐向实现从教学型大学到教学研究型大学的战略目标转变。他建议学校今后为教师创造更多的科研条件与平台,科研管理要适应多科性大学的新形势,为广大师生提供更良好宽松的科研环境。

 

附  陈桐生简历

  陈桐生,男,1955年10月出生于安徽桐城,文学博士,现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中国语言文化学院任教。讲授《先秦文学》、《汉魏六朝文学》、《中国诗学》等课程。研究方向为先秦两汉文学,重点研究《史记》、先秦散文、《诗经》、楚辞、儒家经学、中国古代文论和出土文献。

  在《史记》研究领域,他先后在大陆和台湾出版《中国史官文化与史记》、《史记与今古文经学》、《史记名篇述论稿》、《史记与诗经》、《史魂——司马迁传》、《儒家经传文化与史记》、《史记与诸子百家之学》等系列专著,系统地梳理了《史记》的文化学术渊源。其中《中国史官文化与史记》、《史魂——司马迁传》被译为韩文版。2004年,其著作《儒家经传文化与史记》一书获湖北省第四届社会科学优秀论著二等奖。

  在先秦散文研究领域,主持完成国家社科基金课题《以七十子后学散文为枢纽的新的先秦散文发展观》。在《文学遗产》2005年第6期发表《从出土文献看七十子后学在先秦散文史上的地位》一文,首次提出“七十子后学散文”概念,打通了先秦历史散文与先秦诸子散文的内在联系,重新描述先秦散文的发展轨迹。该文获《文学遗产》2004至2005年度优秀论文奖,先后被《中国学术年鉴》(2005)、《新华文摘》、《高校文科学术文摘》、人大复印资料摘编或转载。在《学术研究》2009年第1期发表《新的先秦说理散文发展观》一文,被《新华文摘》2009年第10期转载。

  在《诗经》、楚辞研究领域,先后出版专著《孔子诗论研究》、《礼化诗学》,系统地梳理了先秦两汉儒家诗学思想,《楚辞与中国文化》一书提出了楚辞发生发展的新见解。此外,还出版了《战国文人心态史》、《经学与中国古典文学》、《汉代文人心灵史》、《忠烈人格》等论著,与人合作出版译著《道与中国文化》。

  在《文学遗产》、《文艺研究》、《中国哲学史》、《中国史研究》、《文艺理论研究》、《文史哲》、《文献》、《孔孟学报》(台北)、《儒学研究》(新加坡)等海内外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140多篇。累计发表学术论著400万字。

  评论这张
 
阅读(65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