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崇仁嘉和書院 Ren Academy

勿忘勿助养良心,和似春风涵养功

 
 
 

日志

 
 

笑蜀 朱清时院士最好做民办大学校长 凤凰网 2011.6.1  

2011-06-04 02:11: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果不其然,万众瞩目的南方科大,终于遇到麻烦了。在被记者问到南方科大学生是否要参加今年高考时,教育部发言人先行礼如仪地表态支持南方科大的教改探索,然后话锋一转,义正辞严地指出:任何改革首先要坚持依法办学,要遵循国家基本的教育制度。

  言下之意,即南方科大再怎么改革,皆不得逾越雷池,这里的雷池首先就意味着高考制度。

  轩然大波平地而来。如南方科大校长朱清时反复宣称的,南方科大的核心改革就是自主招生、自授学位。“一旦让南科大教改学生参加高考,就又回到了认可国家文凭的路子上。”更大的纠结在于,校方对已入学的45个孩子早有不高考的承诺,若最终仍必须高考,则不仅承诺作废,而且只剩下短短一个月时间,孩子们根本不足以备战,到时能否过高考录取线恐怕都大成问题。以后又如何面对这批孩子及整个社会?岂不从此信用尽失?

  难怪优雅的朱清时校长也要做高声公了,在媒体上跟教育部发言人展开了一场隔空论战,强调教育体制包括整个教育法制都是改革对象,强调既允许先行先试,南方科大就可以突破落后的条条框框的限制。

  博弈的结局还不能马上见到,但南方科大的艰难荆棘路,则是不难预见的。

  跟南方科大的艰难遭际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民间的教育改革有所突破,比如从德国引进的华德福学校,就相继在成都、北京、上海、广州成功登陆。这所强调回归自然、丰富人性,以特立独行为最大特点的学校,不仅能站稳脚跟,而且居然逐步扩张。只举一个例子就可以看出它跟现行应试教育的格格不入:它主张12岁之前的孩子,主要任务并非读书,而是玩,跟泥土玩,跟花草玩,跟动物玩,以及唱歌跳舞画画。

  当然了,华德福跟南方科大,一个属于初等教育范畴,一个属于高等教育范畴,仿佛小舢板与巨舰,改革难度的可比性有限。但若撇开此层不论,纯就所有制角度分析,华德福的成功还是可以提供一些有趣的思路:假设南方科大不是官办,而像华德福那样是民办呢?还会有重重荆棘吗?

  答案大概是否定的。民办大学在今天中国不新鲜,如果朱清时接掌的南方科大属于民办,其出生的合法性不难解决。更重要的是出生之后,因其民办性质,高等教育体制对它的掣肘也少。

  高等教育体制是个怎样的体制?掀开意识形态头盖不难发现,它其实就是个利益共同体,即所有官办高校的利益共同体,所有官办高校都是哥俩好,跟教育部都是儿子跟父亲的关系。这个利益共同体之抱团和排外,是新生的南方科大根本不可能撼动的。南方科大本无力撼动,偏偏又处处表现出特别远大的志向,开口闭口都要强调自己的历史使命,即在官办高校之间激活竞争,把落后高校淘汰掉。

  这么一来,南方科大就不可避免地成了众矢之的。官办高校的利益蛋糕分得好好的,而且只吃不干活早就是圈内默契,这时突然闯进来一个新人,嚷嚷说干活才有得吃,干得好才吃得好,干不好就没得食,就该出局。这么一来,还不把一帮吃得肥头大耳的懒汉吓得屁滚尿流?当然就不待见你了,你就成了另类,成了麻烦制造者。这时遭到官办高校组成的神圣同盟的蔑视乃至抵制,就都在情理之中了。教育部发言人根本上说就是他们的代言人,她不那么说南方科大,能怎么说?

  而如果一开始就是民办大学,南方科大当然就没这些问题。它主要是到市场上去找饭吃,而不可能跟官办高校抢利益蛋糕。自然就少了好多敌意,好多冲突。官办高校谁都不会多看它一眼,就像傲慢的王子不屑于跟流浪儿共舞。体制的桎梏、发展的阻力相应地就少了好多好多,南方科大也就难得一份清净。

  以朱清时接掌民办大学入手,启动高校改革,看来是个不错的主意。但这个不错的主意为什么就没人想到呢?也许是因为,民办大学在中国位置较边缘,形象较寒碜吧。虽然政策上法律上早已经对民办大学开了口子,但人们在骨子里还没有接受民办大学。高校就该都官办,这观念根深蒂固。即便使尽浑身解数拿到了大学牌照,也实际上只把它当作个特殊的企业而已,而没有真正把它当作大学看待,抱以对精神和文化圣殿的应有的敬意。

  这就是说,虽然在物质领域,人们早已经接受了市场概念,认为主要应该由民间来提供物质消费品。但在教育上,乃至在整个精神和文化领域,人们并没真正有接受市场概念,尤其是民办概念。这种背景下,要堂堂院士朱清时去做一个区区民办大学校长,不仅社会公认为屈才,恐怕朱清时本人也不乐意接受。他本来就是体制内的,就算重新创业,也还是立足体制内创业,去到体制外重新开始?怕是多数人包括朱清时都不可能想到的。

  本来可以从增量入手,但这增量入不得人们的法眼。本来可以迂回前进,但人们看不到迂回的小径。于是还只好从存量出发,跟传统利益分配格局来做硬碰硬的较量了。但愿南方科大有份好运气。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