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崇仁嘉和書院 Ren Academy

勿忘勿助养良心,和似春风涵养功

 
 
 

日志

 
 

崇仁书院热烈祝贺宁波获得东亚文化之都美誉  

2016-01-29 20:14:22|  分类: 情感与成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甬金门|对于“东亚文化之都”的荣誉 应不卑不亢
2015年12月21日 08:59   来源: 浙江新闻客户端
 
崇仁书院热烈祝贺宁波获得东亚文化之都美誉 - 崇仁书院 - 崇仁書院 Ren Academy

  尤畅

  12月20日,宁波市副市长张明华从中国文化部部长雒树刚手中接过“东亚文化之都·中国宁波”的授牌,宁波又多了一张国际名片。一同当选的还有日本奈良、韩国济州。

  然而,消息传来,这件原本令人称快之事,在口口传播中,却被不少人加上了“竟然”或是“凭什么”。

  这种论调令人颇为费解。

  笔者一打听,宁波此番成为东亚文化之都并未被这些人所认同,有人认为宁波的历史人文积淀跟许多内地城市相比有差距;还有人认为日本奈良有多处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目录,韩国济州是世界自然遗产中心,这样一比,宁波就有些相形见绌了。

  真是不知者不怪!

  往近里说,2014年6月,由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和浙东运河组成的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宁波已跻身世界文化遗产城市。

  在往远处说,宁波不仅有汉代严子陵、明代王阳明、明清之际朱舜水、黄宗羲等思想家、哲学家。而且自打从唐朝起,宁波就是“海上丝绸之路”中重要的一环。早在那时起,来自日本、朝鲜半岛的货船想进入中国,必须要在明州港“验明正身”。

  到了宋朝,宁波则是政府指定通往日本、高丽的港口。明代的明州港,更是中国与日本进行贸易往来的唯一合法的港口,这种影响并不仅仅在经济方面,还包括文化、宗教等各个层面。

  已见诸媒体的宁波当选优势暂且不表,也抛开被称为世界自然遗产中心的韩国济州不较,笔者想说叨几个宁波与多处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目录的古都奈良之间小故事,看完便知宁波对于奈良,对于日本,是一个什么位置。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由于深厚的历史渊源,如今日本人用“圣地宁波”来形容一衣带水的宁波。 2009年,奈良便以“圣地宁波”为名,举行了大型寻根活动,并出版《圣地宁波》一书,记录日本对宁波文化的一脉相承。

  在奈良,闻名于世的不仅仅因为奈良的鹿,更因为世界文化遗产东大寺。2个月前,海曙民间文化寻访团走访了日本奈良,得知寻访团来自宁波,东大寺寺务所负责人铃木公成先生主动提出,要领寻访团上东大寺大佛殿二层平台零距离观摩。

  这个惊喜,就连被称为宁波“文保狂人”、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杰出贡献奖获得者杨古城都大呼意外。先前有这种“待遇”的只有访问日本的各国政要。

  而究其原因则是,宁波工匠为东大寺的建造贡献了智慧和才华。

  原来,东大寺始建于749年,1180年遭遇战火,来自宁波的工匠陈和卿受邀带领弟子前往奈良,作为总工程师,于1185年重建大寺。而在寺内的石狮所用材料源自宁波梅园石,世界最大的木结构建筑宋时铆榫结构风格的大殿作以及院内的钟楼也是明州建筑风格。

  同样在奈良般若寺,住持工藤良任告诉寻访团,院内一座12.4米高的十三重花岗岩石塔是明州石匠伊行末父子在1253的作品,如今这座石塔已作为标志性的建筑成为日本重要文化遗产。

  塔旁的另一座高4米多的花岗岩塔身上的铭文仍能清晰可见,大意为:伊行末父子是陈和卿为铸造东大寺,从明州带来的工匠,他们参与建造了东大寺的佛殿、石坛、回廊等。

  这里还得说个名叫林净因的宁波人,他在700多年前,把中国的包子馒头传到了日本,因此成为日本饮食界的祖先,就像中国的关公一样到现在还经常被人祭拜,非常有名望。现在在奈良市区三条通大街上,还有一座祭祀明州人林净因的石碑和神社。

  在笔者看来,宁波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之一,此番当选“东亚文化之都”实乃实至名归。

  现在我们该做的不是妄自菲薄,而应该是在荣誉面前不要妄自尊大。

  拿下了文化之都的牌子,是荣耀更是责任,荣誉来之不易,每个人都有责任来呵护,来维护。

  作为政府及相关部门,应当把握这一机遇,在做好“东亚文化之都”品牌传播的同时,进一步加强上层规划设计,继续深挖各类文化资源,整合各类文化资源,不断赋予城市文化的新内涵,让宁波在文化的传承、文化的投资、文化的利用、文化生活水平等方面都能得到切实的提高。

  (作者为浙报集团宁波分社采编中心副主任)


甬金门|对于“东亚文化之都”的荣誉 应不卑不亢
2015年12月21日 08:59   来源: 浙江新闻客户端
 
崇仁书院热烈祝贺宁波获得东亚文化之都美誉 - 崇仁书院 - 崇仁書院 Ren Academy

  尤畅

  12月20日,宁波市副市长张明华从中国文化部部长雒树刚手中接过“东亚文化之都·中国宁波”的授牌,宁波又多了一张国际名片。一同当选的还有日本奈良、韩国济州。

  然而,消息传来,这件原本令人称快之事,在口口传播中,却被不少人加上了“竟然”或是“凭什么”。

  这种论调令人颇为费解。

  笔者一打听,宁波此番成为东亚文化之都并未被这些人所认同,有人认为宁波的历史人文积淀跟许多内地城市相比有差距;还有人认为日本奈良有多处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目录,韩国济州是世界自然遗产中心,这样一比,宁波就有些相形见绌了。

  真是不知者不怪!

  往近里说,2014年6月,由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和浙东运河组成的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宁波已跻身世界文化遗产城市。

  在往远处说,宁波不仅有汉代严子陵、明代王阳明、明清之际朱舜水、黄宗羲等思想家、哲学家。而且自打从唐朝起,宁波就是“海上丝绸之路”中重要的一环。早在那时起,来自日本、朝鲜半岛的货船想进入中国,必须要在明州港“验明正身”。

  到了宋朝,宁波则是政府指定通往日本、高丽的港口。明代的明州港,更是中国与日本进行贸易往来的唯一合法的港口,这种影响并不仅仅在经济方面,还包括文化、宗教等各个层面。

  已见诸媒体的宁波当选优势暂且不表,也抛开被称为世界自然遗产中心的韩国济州不较,笔者想说叨几个宁波与多处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目录的古都奈良之间小故事,看完便知宁波对于奈良,对于日本,是一个什么位置。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由于深厚的历史渊源,如今日本人用“圣地宁波”来形容一衣带水的宁波。 2009年,奈良便以“圣地宁波”为名,举行了大型寻根活动,并出版《圣地宁波》一书,记录日本对宁波文化的一脉相承。

  在奈良,闻名于世的不仅仅因为奈良的鹿,更因为世界文化遗产东大寺。2个月前,海曙民间文化寻访团走访了日本奈良,得知寻访团来自宁波,东大寺寺务所负责人铃木公成先生主动提出,要领寻访团上东大寺大佛殿二层平台零距离观摩。

  这个惊喜,就连被称为宁波“文保狂人”、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杰出贡献奖获得者杨古城都大呼意外。先前有这种“待遇”的只有访问日本的各国政要。

  而究其原因则是,宁波工匠为东大寺的建造贡献了智慧和才华。

  原来,东大寺始建于749年,1180年遭遇战火,来自宁波的工匠陈和卿受邀带领弟子前往奈良,作为总工程师,于1185年重建大寺。而在寺内的石狮所用材料源自宁波梅园石,世界最大的木结构建筑宋时铆榫结构风格的大殿作以及院内的钟楼也是明州建筑风格。

  同样在奈良般若寺,住持工藤良任告诉寻访团,院内一座12.4米高的十三重花岗岩石塔是明州石匠伊行末父子在1253的作品,如今这座石塔已作为标志性的建筑成为日本重要文化遗产。

  塔旁的另一座高4米多的花岗岩塔身上的铭文仍能清晰可见,大意为:伊行末父子是陈和卿为铸造东大寺,从明州带来的工匠,他们参与建造了东大寺的佛殿、石坛、回廊等。

  这里还得说个名叫林净因的宁波人,他在700多年前,把中国的包子馒头传到了日本,因此成为日本饮食界的祖先,就像中国的关公一样到现在还经常被人祭拜,非常有名望。现在在奈良市区三条通大街上,还有一座祭祀明州人林净因的石碑和神社。

  在笔者看来,宁波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之一,此番当选“东亚文化之都”实乃实至名归。

  现在我们该做的不是妄自菲薄,而应该是在荣誉面前不要妄自尊大。

  拿下了文化之都的牌子,是荣耀更是责任,荣誉来之不易,每个人都有责任来呵护,来维护。

  作为政府及相关部门,应当把握这一机遇,在做好“东亚文化之都”品牌传播的同时,进一步加强上层规划设计,继续深挖各类文化资源,整合各类文化资源,不断赋予城市文化的新内涵,让宁波在文化的传承、文化的投资、文化的利用、文化生活水平等方面都能得到切实的提高。

  (作者为浙报集团宁波分社采编中心副主任)


尤畅

  12月20日,宁波市副市长张明华从中国文化部部长雒树刚手中接过“东亚文化之都·中国宁波”的授牌,宁波又多了一张国际名片。一同当选的还有日本奈良、韩国济州。

  然而,消息传来,这件原本令人称快之事,在口口传播中,却被不少人加上了“竟然”或是“凭什么”。

  这种论调令人颇为费解。

  笔者一打听,宁波此番成为东亚文化之都并未被这些人所认同,有人认为宁波的历史人文积淀跟许多内地城市相比有差距;还有人认为日本奈良有多处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目录,韩国济州是世界自然遗产中心,这样一比,宁波就有些相形见绌了。

  真是不知者不怪!

  往近里说,2014年6月,由隋唐大运河、京杭大运河和浙东运河组成的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宁波已跻身世界文化遗产城市。

  在往远处说,宁波不仅有汉代严子陵、明代王阳明、明清之际朱舜水、黄宗羲等思想家、哲学家。而且自打从唐朝起,宁波就是“海上丝绸之路”中重要的一环。早在那时起,来自日本、朝鲜半岛的货船想进入中国,必须要在明州港“验明正身”。

  到了宋朝,宁波则是政府指定通往日本、高丽的港口。明代的明州港,更是中国与日本进行贸易往来的唯一合法的港口,这种影响并不仅仅在经济方面,还包括文化、宗教等各个层面。

  已见诸媒体的宁波当选优势暂且不表,也抛开被称为世界自然遗产中心的韩国济州不较,笔者想说叨几个宁波与多处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目录的古都奈良之间小故事,看完便知宁波对于奈良,对于日本,是一个什么位置。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由于深厚的历史渊源,如今日本人用“圣地宁波”来形容一衣带水的宁波。 2009年,奈良便以“圣地宁波”为名,举行了大型寻根活动,并出版《圣地宁波》一书,记录日本对宁波文化的一脉相承。

  在奈良,闻名于世的不仅仅因为奈良的鹿,更因为世界文化遗产东大寺。2个月前,海曙民间文化寻访团走访了日本奈良,得知寻访团来自宁波,东大寺寺务所负责人铃木公成先生主动提出,要领寻访团上东大寺大佛殿二层平台零距离观摩。

  这个惊喜,就连被称为宁波“文保狂人”、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杰出贡献奖获得者杨古城都大呼意外。先前有这种“待遇”的只有访问日本的各国政要。

  而究其原因则是,宁波工匠为东大寺的建造贡献了智慧和才华。

  原来,东大寺始建于749年,1180年遭遇战火,来自宁波的工匠陈和卿受邀带领弟子前往奈良,作为总工程师,于1185年重建大寺。而在寺内的石狮所用材料源自宁波梅园石,世界最大的木结构建筑宋时铆榫结构风格的大殿作以及院内的钟楼也是明州建筑风格。

  同样在奈良般若寺,住持工藤良任告诉寻访团,院内一座12.4米高的十三重花岗岩石塔是明州石匠伊行末父子在1253的作品,如今这座石塔已作为标志性的建筑成为日本重要文化遗产。

  塔旁的另一座高4米多的花岗岩塔身上的铭文仍能清晰可见,大意为:伊行末父子是陈和卿为铸造东大寺,从明州带来的工匠,他们参与建造了东大寺的佛殿、石坛、回廊等。

  这里还得说个名叫林净因的宁波人,他在700多年前,把中国的包子馒头传到了日本,因此成为日本饮食界的祖先,就像中国的关公一样到现在还经常被人祭拜,非常有名望。现在在奈良市区三条通大街上,还有一座祭祀明州人林净因的石碑和神社。

  在笔者看来,宁波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之一,此番当选“东亚文化之都”实乃实至名归。

  现在我们该做的不是妄自菲薄,而应该是在荣誉面前不要妄自尊大。

  拿下了文化之都的牌子,是荣耀更是责任,荣誉来之不易,每个人都有责任来呵护,来维护。

  作为政府及相关部门,应当把握这一机遇,在做好“东亚文化之都”品牌传播的同时,进一步加强上层规划设计,继续深挖各类文化资源,整合各类文化资源,不断赋予城市文化的新内涵,让宁波在文化的传承、文化的投资、文化的利用、文化生活水平等方面都能得到切实的提高。

  (作者为浙报集团宁波分社采编中心副主任)

崇仁书院热烈祝贺宁波获得东亚文化之都美誉 - 崇仁书院 - 崇仁書院 Ren Academy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