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崇仁嘉和書院 Ren Academy

勿忘勿助养良心,和似春风涵养功

 
 
 

日志

 
 

宁波大学思想政治教育15级刘洵同学输入王阳明散佚诗文珍贵史料 崇仁嘉和书院2017年推荐  

2017-01-14 21:12:59|  分类: 阳明夫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宁波大学思想政治教育15级刘洵同学输入王阳明散佚诗文珍贵史料  崇仁嘉和书院2017年推荐

资料来源:下属资料均源于束景南、钱明二夫子力著,为方便学术界同仁研究和引用,特请学生输入,非常感谢他们的辛劳,引用请注明出处。崇仁嘉和书院2017.1.14晚案于宁波镇海临江小区。

 

與鄒謙之書(嘉靖六年,一五二七年

驥相遊甚久,學行兼優,其為志諸幽堂,以洩其無窮之哀。(書見鄒守益集卷二十二靜庵黃公墓志銘。

寄正憲男手墨二卷(五札)嘉靖六年,一五二七年

書一

即日舟已過嚴灘。足瘡尚未愈,然亦漸輕減矣。家中事凡百與魏廷豹相計議而行,讀書敦行,是所至囑!內外之防,需嚴門禁;一應賓客來往,依所留告示,不得少有更改。四官尤要戒飲博,專心理家事。保一謹實可托,不得聽人哄誘,有所改動。我至前途,更有書報也。九月廿三日嚴州舟次,父字,付正憲收。老奶奶及二老奶奶處可多多拜上,說一路平安。

書二

即日已抵常山兩日,明早過玉山矣。九月卅日發。

書三

舟已過臨江,五鼓與叔謙遇于途次,燈下草次報汝知之。沿途皆平安,咳嗽尚未已,然亦不大作。廣中事頗急,只得連夜速進,南贛亦不能久留矣。汝在家中,凡宜從戒諭而行。讀書執禮,日進高明,乃吾之望。魏廷豹此時想在家,家眾悉宜遵廷豹教訓,汝宜躬率身先之。書至,汝即可報祖母諸叔。況我沿途平安,凡百想能體悉我意,鈐束下人謹守禮法,皆不俟吾喋喋也。廷豹、德洪、汝中及諸同志親友,皆可致此意。

書四

聽兒近來撫育如何?一應強抱乳哺,不得過於飽暖。

書五

近兩得汝書,知家中大小平安。且汝自言能守吾訓誡,不敢違越,果如所言,至牴牾廷豹。未論其間是非曲直,只是牴牾廷豹,便已大不是矣。繼聞其遊蕩奢縱如故,想亦終難化導。試問他畢竟如何乃可?宜自思之。守悌叔書來,云汝欲出應試。但汝本領未備,恐成虛願。汝近來學業所進吾不知,汝自量度而行,吾不阻汝,亦不強汝也。德洪、汝中及諸直諒高明,凡肯勉汝以德義,規汝以過失者,汝宜時時親就。汝若能如魚之於水,不能須臾而離,則不及人不為憂矣。吾平生知可致矣。汝於此處,宜加猛省。家中凡事不暇一一細及,汝果能敬守訓戒,吾亦不必一一細及也。餘姚諸叔父昆弟皆以吾言告之。前月曾遣舍人任銳寄書歷,此時當已發回。若未發回,可將江西巡撫時奏報批行稿簿一冊,共計十四本,封固付本舍帶來。-我今已至平南縣,此去田州漸近。田州之事,我乘姚公之後,或者可以因人成事。但他處事務似此者尚多,恐一置身其間,一時未易解脫耳。汝在家凡百務宜守我戒諭,學做好人。德洪、汝中輩須時時親近,請教求益。聽兒已託魏廷豹,時常一看。廷豹忠信君子,當能不負所託。但家眾或有桀驁不肯遵奉其約束者,汝須相與痛加懲治。我歸來日,斷不輕恕。汝可早晚常以此意戒飭之。廿二弟近來砥礪如何?守度近來修省如何?保一近來管事如何?保三近來改過如何?王祥等早晚照管如何?王禎不遠出否?此等事,我方有國事在身,安能分念及此?鎖鎖家務,汝等自宜體我之意,謹守禮法,不致累我懷抱乃可耳。十二月初五日發。

書卷見顧麟士過雲樓續書書記卷二、中國歷代書法大觀(上)(國際文化出版公司)及錢德洪王陽明全集續編之寄正憲男手墨二卷。然此致正憲書卷原本有五札,錢洪德只取三札(一、三、五,且多有刪改)

梧山集序(嘉靖六年 一五二七年

嶺南厚街王氏,吾宗也。今上嘉靖之二年,南京戶部尚書梧山先生卒于官。越三年,其孤爾。讀先生集,恍然如疇昔晤對時,遂欲移舟仙里,覽公平日釣遊之舊,多事匆卒,未能也。憶弘治已未歲,余舉進士,居京師,共時以給諫充安南冊封使,於時先君子承乏秩宗,與同朝諸紳餞送都門,余始獲欽儀丰采,見其溫溫恪恪,岸然有道之容,倘所謂和順積中而英華發於外焉者耶?越十年,公累遷都憲,撫軍鄖陽,余亦撫南贛。洪都之變,公首設方略,為犬牙交控之勢,以扼其衝。 不踰年,逆濠成擒,天子得紆南顧憂者,公為之備也。今上鑒公累勞,御極之初, 特晉大司徒,將拜台輔,而公轉盼墓草,時甚悼焉。是集皆公歷宦以來,忠勤大節,形之章疏中,雖或允行,或未奉允行,甚或抵觸天怒,無所忌諱,要均可以前質古人,後示法於來者。間有聞吟别撰,非公經意為之,而其性真所發,筆興並酣,則卓犖紆徐,不可以一格拘,其素所與積者厚也。嗟乎!古人後世而不朽者三,立言其一焉,如公之盛德、豊功,赫赫在人耳目,立言其悉以焉?雖然,與嘗式公之德矣,佩公之動伐猷焉矣,且十數年世講宗盟,得親公之聲風義,非朝夕矣。今公往集存,每披尋展讀之,輒幸得所憑藉,以見公之生平,而況天下之大,四海之廣,且疏及遙遙幾百載後,未識公之面貌,又不獲俎豆公之書,而竹帛有湮,史冊無據,其何以美而傳,愛而慕,使夫聞風生感,懦夫立,貪夫廉,重為功於名教哉?故集存是公之寸也,即公之立朝風烈文章及其匡居志趣,亦一一與之並存也。聞公之先大人淡軒先生守寶慶時,有楚遊草傳世,詩壇紙貴久矣,得公集廓而大之,於焉經世而行遠,後有作者,王氏其弁冕乎?余不才,不得政通人和之暇,相與造公堂,酹公墓而告焉,竊對公之遺集,幸公之盛德、豊功並立言而不朽之三俱亦,遂書之以為序。(文見王縝梧山先生集前。

答某人書(八篇)(嘉靖七年 一五二八年)

書一

改衞稿奉正,軍政稿當已裁定,望擲去人。守仁頓首。

書二

適聞貴恙,殊切懸懸。先遣問候,少間,當躬詣也。守仁頓首拜問。

書三

賤恙怯風,數日不出。未能即拜,極怏怏。先人問候,幸心寬。即日,守仁頓首。

書四

及躬詣,幸心照。守仁頓首。

書五

即日雖雨,不可以虛前約,未刻拱俟,想能惠然也。守仁頓首。

書六

諮文已發差人,明日行矣,幸知之。守仁頓首。

書七

尊稿后參語,似略有未滿處,恐亦事體當如是耶?然大勢扶持多矣,漫即之。

書八

改衞稿望斧正,擲去人。折糧奏疏並見示,尤荷。守仁頓首。

八書見楊儒賓、馬淵昌也中日陽明學者墨蹟,其真蹟由何創時書法藝術文教基金會收藏

與夏德潤朱克明手札(嘉靖七年 一五二八年)

  舍人王勳來,嘗辱手札,匆匆中未暇裁答,為愧。今此子已襲指揮使,頭角頓爾崢然,而克明、德潤未免淹滯於草野,此固高人傑士之所不足論,然世事之顛倒,大率類此,亦可發一笑也。因此子告還,潦草布問,不一一。守仁頓首,德潤夏先生、克明朱先生二契家。凡相識處,特望致意。(札見葉元封湖海閣藏貼卷二與德潤及克明書、中國書法大成(五),姚江雜篡著錄。)

南寧新建敷文書院記碑(嘉靖七年 一五二八年)

  嘉靖丙戌夏,官兵伐田,隨與思恩,相比復煽,集軍四省,洶洶連年。於是皇帝,優憫元元,容有無辜,而死者乎?遒命新建伯、臣王守仁:曷往視師,勿以兵殲,其以德綏。遒班師撤旅,散其黨翼,宣揚至仁,誕敷文德。凡亂之起,由學不明。人失其心,肆惡縱情。遂相侵暴,薦成叛逆。中上且然,而況夷狄?不叫而殺,帝所不忍。孰近弗繩,而遠能準。爰進諸生,爰闢講室。決蔽啟迷,雲開日出。各悟本心,再從外得。厥風之動,翕然無遠。諸夷感慕,如草思偃。我則自威,帝不我殄。釋干自縛,泣訴有泫。旬日來歸,七萬一千。濈濈道路,踴躍權阗。放之還農,兩省以安。昔有苗徂征,七旬來格。今來期月,而蠻夷率服。綏之斯來,速於郵傳。舞幹之化,何以加焉。明明天子,神武不殺。好生之德,上下孚格。神運無方,莫窺其跡。爰告思田,毋忘帝德。既勒山石,昭此赫赫。復識於此,俾知茲院之所始。(碑記見林富、黃佐嘉靖廣西通志卷二十六。)

答聘之書(嘉靖七年 一五二八年)

匆匆別,竟不能悉所言,奈何,奈何!今秀卿好義而貧,已曾面及,此去,幸垂照。九月六日,守仁頓首,聘之大人道契文侍。(真蹟見茅一相寳翰齋國朝書法卷八王守仁與聘之憲長書三通,明代尺牘第二冊(上海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

與黃才伯書(嘉靖七年 一五二八年)

  明德只是良知,所謂燈是火耳。吾兄必自明矣。(書見黃佐庸言卷九。

與提學副使蕭鳴鳳(嘉靖七年 一五二八年)

  予祖綱,洪武初為廣東參議,往平潮亂,至增江,遇海寇,卒為所害。其子赴難,死之。舊當有祠,想已久毀,可復建也。然詢諸邑耆,皆無知者。乃檄知縣朱道瀾,即天妃廟址鼎建,祀綱及其子彥達。既竣事,守仁往詣。祀事畢,駐節數日,不忍去,召集諸生,講論不輟。曰:“吾祖寓此,而甘泉又平生交義兄弟,吾視增城,即故鄉也。”乃題詩祠壁曰:“海上孤忠歲月深,舊壝荒落杳難尋。風聲再樹逢賢令,廟貌重新見古心。香火千年傷旅寄,烝嘗兩地歎商參。鄰祠父老皆仁里,從此增城是故林。”(書見嘉靖三十九年黃佐編廣東通志卷四十二藝文。

語錄

  陽明先生昔平逆濠,恭俟乘輿,艤舟皖口者七日,予嘗請益焉。公謂:“如正心何?”公又謂:“格物而如朱子所訓,如初學何?”予謂:“如公所論,欲求之心也,正唯初學所未能也。”公亦以為然。至論天理人欲之判,鑿鑿分明。予領其義,而知公聰明才辯,不獨文章事業高出於人也。卻未言及良知。公謂:“四十、五十而無聞,為聞道。”予亦以為然。公謂:“陸氏非專尊德性。”予謂:“朱子非專道問學。然顏子不曰“博我以文,約我以禮”邪?”公亦以為然。予又謂:“象山元不學禪,學象山便是禪。”公亦以為然。而涇野呂子、渭厓霍子則曰:“象山正是禪。”(胡纘宗願學編卷下。)

  癸未冬,予冊封道杭,會同窗梁日孚,謂:“陽明仰子。”予即往紹興見之。公方宅憂,拓舊倉地,築樓房五十間,而居其中。留予七日,食息與俱。始談知行合一,予曰:“知以知此,行以成此,中庸兩言一也,信矣。”因指茶中果曰:“食了乃是味猶行了乃是知,多少緊切。”予曰:“知,目也;行,足也。洵知公居足以步,目一時俱到,其實知先行後。”公曰:“尊兄多讀宋儒書。”予曰:“知之非艱,行之唯艱,豈宋儒耶?”曰:“書意在王忱不艱,可見行了乃是知。”予曰:“知之未嘗復行也。使知不在先,恐行或有不善矣。”公默然,俄謂曰:“南元善昨送賦用“兮”,“兮”,噫歎辭也,豈可誦德?”予曰:“淇澳誦德亦用“兮”,似不妨。”公復默然。自是論征浰頭諸賊,待以不殺,併及逆濠事甚悉,予曰:“濠離豫章,猶曹操離許,使英雄如公擣虛,漢不三國矣。”公歎曰:“直諒多聞,吾益友也。”最後出大學古本,予曰:“明明德於天下,仁也;慎獨,則止於至善矣。意誠志仁,無惡也;無惡,猶有過。廓然大公,無心過,心正矣;物來順應,無身過,身修矣。家國天下,舉而措之。”公喜,即書夾注中。瀕行,詣予舟,謂:“主一在此,不學無益,托日孚攜之歸廣。”復論禦狄治河縷縷,乃別,始知公未嘗不道問學也。比平八寨駐廣,予已僉臬江右,時開講,官師士民畢集。先有簡托祝公敘招予,予往見,大喜曰:“昔論良知,知尊兄謂聖人於達道達德,皆責己未能當,言明德則良能可兼,已作敷文書院對聊矣,曰“欲求明峻德,惟在致良知。””予致謝而已,且曰:“天下皆悅吾言矣。”予曰:“顏淵無所不悅,冉有則勉強謂非不悅爾,恐人各自有夫子。”公笑曰:“是也。非尊兄不聞此言。”予見其面色黧悴,時嚥薑蜜以下痰,勸之行,公以為然。季、薛二子拉予往受業,予荒遯山中。公行,復簡予曰:“明德只是良知,所謂燈是火耳,吾兄必自明矣。”予始終與公友,其從善若此。(黃佐庸言卷九

  明德親民之說,往歲謁陽明先生於紹興,如“知行”、“博約”、“精一”等語,俱蒙開示,反之愚心,尚未釋然。最後先生或語云:“古人只是一個學問,至如“明明德”之功,只在“親民”。後人分為兩事,亦失之。”某愕然,請問。先生曰:““民”之通乎上下而言,欲明“孝”之德,必親吾之父;欲明“忠”之德,必親吾之君;欲明“弟”之德,必親吾之長。親民工夫做得透徹則己之德自明,非親民之外,別有一段“明德”工夫也。”某又起請曰:“如此,如此,則學者固有身不與物接時節,汝“戒謹乎其所不睹,恐懼乎其所不聞”,“相在爾室,尚不愧於屋漏。”又如禮記“九容”之類,皆在吾身不可須臾離者,不待親民,而此功已先用矣。先生謂“明德工夫只在親民”,不能無疑。”先生曰:“是數節,雖不待親民時已有此,然其實所以為親民之本者在是。”某又請曰:“不知學者當其不睹不聞之必戒謹恐懼,屋漏之必不愧於天,手容之必恭,足容之必重,頭容之必直等事,是著實見得自己分上道理合是如此,工夫合當如此,則所以反求諸身者,極於幽顯微細,而不敢有毫髮之曠闕焉。”是皆自明己德之事,非爲欲親民而先此以為之本也。如其欲親民而先此爲之本,則是一心兩用,所以反身者必不誠切矣。故事父而孝,事君而忠,事長而弟,此皆自明己德之事也。必至己孝矣、忠矣、弟矣,而推以之教家國天下只為人子、為人臣、為人弟者,莫不然矣,然後為親民之事。己德有一毫未明,固不可推以親民,茍親民工夫有毫髮未盡,是亦自己分上下自有欠闕,故必皆止於至善,而後謂之大學之道,非謂明德工夫只在親民。必如老先生之言,則遺卻未與民親時節一段工夫,又須言所以為親民之本以補之,但見崎嶇費力,聖賢平易教人之意,恐不如是也。”先生再三鐫誨曰:“此處切要尋思。公只為舊說纏繞耳,非全放下,終難湊泊。”(張岳小山類稿卷六與郭淺齋憲副。

 

  四明張邦奇將歸省,驗封陽明王子贈之曰:“古之君子有所不知,而後能知之;后之君子無所不知,是以容有不知也。”邦奇矍然而作,曰:“善哉!無所不知者,乃其所以為無所知也。請為吾陽明子極言:知之道,以祛今之惑,雖然,吾何敢言知乎哉?至神者,天也;至明者,人也;至微者,心也。吾皆未得而知之,吾何敢言知乎哉?”陽明子曰:“何謂至神者天?”曰:“天之道,明善夫天下而無視,聰善夫天下而無聰,是故天之道微顯而闡幽,非微顯而闡幽也,口於天下無顯無幽也。有聲,天聞之矣;無聲,天聞之矣。有形,天見之矣;無形,天見之也,故從而闡之而微之,斯其損益盈虛之理耳。”“然則何謂至明者人?”曰:“其以耳目見聞者,愚人也;達者之見聞,則同乎天矣。事故是非善惡,愚者疑而達者覺矣,覺者辨而疑者釋矣,而天下皆覺。是故天下之事,久而無不定。”“何謂至微者心?”曰:“念慮萌乎中,非至精者弗察也;弗察,則不能知吾心;不能知吾心,則不能知人;不能知人,則不能知天。不知天,則不知所以畏天;不知人,則不知所以畏人;不知心,則不知所以畏心。心,吾心也,而畏之猶未也,況又不知所以畏,吾何敢言知之乎哉?顏氏之子有不善,未嘗不知,其自知若是之明也;唯孔子知之,曰其心“三月不違仁”,其之人若是之微也。古之君子曷為其無不知若此,知遠之近也,知風之自也,知微之顯也,知之始也,及其知也,質諸鬼神而無疑,百世以俟聖人而不惑。”陽明子矍然而作,曰:“善哉!至神者天矍,禍福係之矣;至明者人,予奪係之矣;至微者心,誠偽係之矣。吾子將進於知矣夫,其誨我以知之以夫!(張邦奇張文定公紆玉樓集卷四別陽明子序)

 

  光謂德洪曰:昔夫子寫楊公火牌將發時,雷濟問曰:“寧王見此恐未必信。”曰:“不信,可疑否?”對曰:“疑則不免。”夫子笑曰:“得渠一疑,彼之大事去矣。”既而歎曰:“宸濠素行無道,殘害百姓,今雖一時從逆者眾,必非本心,徒以威劫利誘,茍一時之合耳。縱使奮兵前去,我以問罪之師徐躡其後,順逆之勢既判,勝負預可知也。但賊兵早越一方,遂破殘一方民命。虎兕出神,收之遂難。為今之計,只是遲留宸濠一日不出,則天下實收一日之福。”(錢德洪征宸濠反間遺事。

  

  德洪昔在師門,或問:“用兵有術否?”夫子曰:“用兵何術?但學問純篤,養得此心不動,乃術爾。凡人智能相去不甚遠,勝負之決不待卜諸臨陣,只在此心動與不動之間。昔與寧王逆戰於湖上時,南風轉急,面命某某為火攻之具。是時前軍正挫卻,某某對立矍視,四三申告,耳如弗聞。此輩皆有大名於時者,平時智術豈有不足?臨時忙失若此,智術將安所施?”(同上

 

  又嘗聞陳惟濬曰:惟濬嘗聞之尚謙矣。尚謙矣。尚謙言:昔見有待於先生者,自稱可與行師。先生問之,對曰:“某能不動心。”曰:“不動心可易言耶?”

 

宁波大学思想政治教育15级刘洵同学输入王阳明散佚诗文珍贵史料 崇仁嘉和书院2017年推荐

资料来源:上属资料均源于束景南、钱明二夫子力著,为方便学术界同仁研究和引用,特请学生输入,非常感谢他们的辛劳,引用请注明出处。崇仁嘉和书院2017.1.14晚案于宁波镇海临江小区。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